字数:3828

                (三)

  好多事情总是后来才看清楚,然而我已经找不到来时的路;

  好多事情当时一点也不觉得苦,就算是苦我想我,也不在乎。

  我小学和初中,读的都是厂里的子弟学校。那时候的初三,真的很苦,每天早上五点起床,要和几个夥伴相约着跑三公里的步,因为那时中考前有一个统考,有体育一科,如果不及格,就不能参加中考,所以大家都吓得要死,拼命地锻炼身体。只是那时我们并不知道,作为体育老师,即使我们1500米只跑了150米,也不可能让我们因为体育不及格而丢掉中考资格的,他说得那么狠,只不过,是为了让我们不偷懒。

  跑完步就去厂里食堂买几个馒头,带回家就着白开水吃掉,然后早读背英语,到了七点多就去学校上课,下午六点放学,到家吃完晚饭就要写作业,作业多到会让你一直写到十一点以后,经常会有写到淩晨一点的情况,然后,第二天,闹钟继续要你五点多起床。如果现在让我再过那样的日子,我想,我最多坚持一天。
  读初二那年,我们家如愿地分到了厂里的集资建房的资格,家里拿出了绝大部分的积蓄,参加了厂里的集资建房,到了初三下学期,终於搬进了新家。
  新家在七楼,那时我以为,家里一定比别人出了更多的钱,才能住到全厂最高的地方,多年以后才知道,七楼,是所有楼层里,最没有人愿意住的。

  新家一共三间房,我和妹妹各住一间小的,爸爸妈妈住大的,有阳台,有厨房,有卫生间,上厕所都不用出家门,这是最让我们兴奋的。

  五月底一个周五,厂里庆祝建厂三十周年,搞了一个大型的联欢晚会,各分厂和学校、招待所、食堂等都有出节目,学校特例放假,让有节目的同学准备节目,没节目的看联欢晚会。

  吃完晚饭,爸爸带着我和妹妹去大礼堂看晚会,妈妈说要洗碗洗澡,等会来。我们三个去得早,天上还有晚霞,开心地抢到了第二排的位子。

  等了一会儿,晚会开始,演到第三个节目时,爸爸说他有些事要找李伯,让我和妹妹看完晚会自己回家,便匆匆地走了。

  虽然叫联欢晚会,可是全是大合唱或是乐器表演一类的节目,偶尔有几个小学生的舞蹈,完全提不起我的兴致,妹妹倒是碰到了几个同学,高高兴兴地跑到礼堂外面玩去了。

  不记得是第几个节目了,反正我想回家了,没意思得很。妹妹找不到了,不知道哪里疯去了,於是我一个人回到家。家里好像没有人,我用钥匙开了门,发现灯却是亮的,转了一圈发现,好像有人在卫生间洗澡,我想,应该是妈妈在洗澡吧。

  我穿过爸妈的房间,来到阳台,春末夏初的晚风,吹到身上,感觉舒服得要飞起来,忽然一只蝙蝠从我面前一闪而过,吓得我一机灵,我反身把阳台上的门关上,怕蝙蝠飞进家里去。

  拿起一个凳子,坐在上面,双手交叠趴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的人来来往往,晚风一阵阵吹,渐渐地,迷迷糊糊起来。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我被几声汽车的喇叭声惊醒了,我往下一看,原来是厂里的班车回来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厂里各栋宿舍,都亮起了灯光。

  我擦了擦嘴边的口水,摇了摇被压酸的手臂,站起身来,准备回房,忽然听到房间里传出男人的声音:

  「我们先亲会儿……」

  我立即止住脚步,轻轻地后退,靠到阳台栏杆上,再慢慢地往左移,从半开的窗口向房间里看。

  爸爸弯着腰在脱内裤,脱完坐在椅子上,他那根巨大的鸡巴,直直的挺着。
  床边,李伯搂着妈妈,在亲吻,妈妈踮着脚,双手勾着李伯的脖子,不时地发出「嗯嗯」哼声,李伯一只手搂着妈妈的腰,一只手在妈妈只穿着的内裤的屁股上揉着。

  妈妈转过身,背靠着李伯,反过右手扶着李伯的脸,左手伸到身后,隔着裤子摸着李伯的鸡巴,回过头,满眼妩媚:「摸给他看。」

  李伯解开妈妈衬衫的钮扣,分开露出两个大大的乳房,两手各握住一只,揉捏起来,时而又右手下移,插进妈妈的内裤里,去揉妈妈的阴户。

  妈妈扬起脸,和李伯亲吻着,爸爸看着他们,一只手套弄着自己的鸡巴,房间里响起三个人的喘气和呻吟声。

  吻完分开,李伯去脱妈妈的衬衫,妈妈说:「让他来。」

  爸爸站起身,帮妈妈脱掉衬衫,雪白的上身便完全裸露了出来,爸爸再弯腰帮妈妈脱掉内裤,放在鼻子上闻着。妈妈娇羞地拍了一下爸爸拿内裤的手:「刚换上的,有什么好闻的。」

  「也香。」

  妈妈转身去帮李伯脱衣服,脱掉内裤时,我才知道,一个男人的鸡巴,可以长到那么大,我以前一直觉得爸爸的鸡巴好大,原来李伯的,比爸爸的大多了,不知道将来,我的鸡巴,能长到多大。

  妈妈直着双腿弯下腰,翘着屁股,把李伯那根大鸡巴舔了几下,含了进去,李伯发出一声长长的嗯声,闭着眼睛,脸向上扬,似乎舒服到了极点。爸爸扶着妈妈的屁股,蹲了下去,让妈妈把双脚分开一些,嘴巴对着妈妈的阴户,凑了上去。

  妈妈在吸舔着李伯的鸡巴,爸爸在舔着妈妈的阴户,而我,悄悄地拉下裤子拉炼,把小鸡巴掏了出来,开始慢慢地套弄。

  「怎么有股精液的味道?」

  「刚才……刚才刘主任来过,我拗不过他,就……」

  「这个王八蛋!」爸爸起身就去穿衣服。

  李伯也边找内裤边问:「他走了多久?」

  「别,别,他……他……弄得我,挺舒服……」妈妈拉住爸爸,低着头。
  「好大?」爸爸扔掉内裤,转身搂过妈妈,肚子紧紧贴着妈妈的肚子。
  「比你的大,而且……他好会弄的……」妈妈头都不敢抬,脸红透了。
  於是,他们又回到刚才的姿势,这次,爸爸似乎舔得更响了。

  「你这小屄,他用过好多次了吧。」

  妈妈回过头,看着爸爸,媚到极致,一种是男人看了都会勃起的表情:「反正呀,比我老公用得多。」

  几分钟后,李伯把鸡巴从妈妈嘴里抽了出来,妈妈转过身,弯下腰双手扶在爸爸的肩膀上,和爸爸亲吻起来,李伯拍了拍妈妈的屁股,让她翘高一些,然后扶着屁股两边,挺着巨大鸡巴,对着妈妈的湿淋淋的阴户,慢慢地插了进去。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一个男人把鸡巴插进了女人的小屄里,小屄,是我妈妈的,鸡巴,却不是我爸爸的。

  李伯咬着牙,屁股往前顶,嘴里在「滋~~啊~」,妈妈扬起头,一声悠长的呻吟。

  「舒服么?」爸爸喘着粗气,问道。

  「舒服」

  李伯停了一会,开始慢慢地前后挺动着屁股,妈妈抱着爸爸的头,在他耳边一声一声地呻吟着,爸爸一只手撑在地上,一只手去撸动自己的鸡巴。

  李伯插了几十下,妈妈在爸爸耳边,喘着气说:「换一下」,说完直起身,又回到刚才给李伯舔鸡巴的姿势,她帮李伯舔鸡巴,而爸爸则帮她舔那插了几十下,已经模糊了一大片的阴户。大概一分钟后,妈妈又转过身,让爸爸坐在椅子上,她弯腰撑着爸爸的双腿,扬起头要和他亲吻,李伯抱着妈妈的屁股,再次插了进去。

  「你好坏,故意让我吃他鸡巴上沾的淫水」

  「你不喜欢吗?」妈妈挑逗着噘起嘴巴,半闭着眼睛。

  「喜欢!」爸爸一口吻了上去。

  大概五分钟后,李伯拍拍妈妈的屁股,抱起她,把她放到了床上,然后架起她的双腿,压了上去,大力地操了起来,房间里他们三个人的呻吟声,一下子大了好多。

  李伯偶尔换着姿势操弄着妈妈,爸爸坐在床边,一只手拿着妈妈的内裤放在鼻子上闻,一只手套弄着自己的鸡巴,就在我感觉自己的快要射出来的时候,妈妈大声地叫唤起来:「啊……啊……,我要死了」双手紧紧地抓住李伯的背,头拼命地往后顶,整个身子似乎都要翘起来,几秒钟后,猛地身子一软,瘫在床上。
  李伯也加快了速度,一阵密集地抽插,猛地把鸡巴深深顶进妈妈的阴道,吼叫着,把一股股精液,射进了妈妈的肚子里。

  他并没有把鸡巴拔出来,就那样怜爱地看着妈妈,过了十几秒,妈妈醒转过来,羞涩地看了一眼李伯:「我要被你弄死了」,李伯低下头,亲了一口妈妈,撑起身子,慢慢地拔出鸡巴,妈妈用右手,在鸡巴拔出来时候,按住自己的阴户。
  「你先回去吧,别出门。」

  「好。」

  李伯穿好衣服,转身回来又低头亲了妈妈一口,才开门回家。妈妈伸出左手,扶着爸爸的脸,爸爸低下头,和妈妈亲吻起来,良久分开。

  「今天他射进来好多,好舒服」

  「我去找他商量外面包活干的事,谈完他说他这半个月太忙一直没过来,憋得难受。」

  「今天他生日,等会我过去他那里睡一个晚上,你去把两个孩子带回家,别让他们看到太晚。」

  「好,他老婆走得早,这个生日礼物好,你晚上和他弄完,别擦,别洗,我明天一早就过去。」

  「那多难受啊,流得到处都是,而且等你早上去,早就乾啦。」

  「你用纸夹着。」

  「才不要,夹着纸难受死了,要不我明天早上再和他那个一次,你早点过去,舔新鲜的。」

  「爱死你了,老婆。」爸爸说完,身子移到妈妈双腿之间,让妈妈曲起双膝,把头凑近妈妈的阴户,一只手垫在妈妈的屁股下面,一只手拿开妈妈的手,在精液流出来的时候,把嘴巴贴紧妈妈的小洞,吸舔起来,妈妈一颤,闭着眼睛,呻吟起来。

  在妈妈再一次因为高潮而瘫软在床上时,爸爸才往上爬,压在妈妈的身子上,和妈妈亲吻起来。

  妈妈双手温柔地捧着爸爸的脸:「好了,去射在垃圾桶里,射完我帮你擦擦脸,满嘴都是」

  爸爸起身,拿起床头柜旁的一个小垃圾桶,对着它快速地打起手枪来,只几十秒,爸爸便哼哼着,把精液射进了垃圾桶里,妈妈拿起柜子上的毛巾,帮爸爸擦脸,又去擦他那刚射完的鸡巴,我赶紧退到阳台的角落处,蹲了起来。

  然后听到爸爸妈妈穿衣服的声音,再就关灯,一会儿门也关上了,我从阳台的缝隙往下看,等看到爸爸妈妈在楼下地面出现时,我赶紧起身开阳台门进去,出家门远远地跟在爸爸后面,等他进礼堂时,我便去礼堂附近找找妹妹去了。
               (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