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摩登月老,并不是替一般未婚的男女撮合姻缘,而是专帮一些已婚的夫妇们寻找更新鲜更刺激的床上乐趣。自从在杂誌上登出广告之后,我居然促成了不少对夫妇们之间的连场好事,可见在当今的世界上,某些人们对这方面的需要还是逐日有增的。
  不久之前,郭氏夫妇与张氏夫妇就在我安排下一同在酒楼茶会,郭氏夫妇已有过交换的经验,并且大方风趣,犹其是郭太太,她谈吐开朗,无所不讲。
  张氏夫妇是初次踏入这圈子,之前从来没有交换过,张太太在茶会时频显紧张的神态,当谈及敏感话题,更是面露红光,但是有一点令我觉得很奇怪的,就是她好像祇敢与我交谈,而且好像一见如故,谈得好融洽。
  张太太有很大的好奇心,她有很多话题向我追问,例如:其他的太太初次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做爱时是怎样的?对方会不会好粗鲁呢?如果临床退缩,对方是否会发脾气?做那种事的时候,是四个人同时在一个房间里一齐大被同眠,或者祇是每一对男女各在一张床上玩等等。
  我耐心将每一问题处理解答。尽量给她安心一些。然而,张太太毕竟还是表示她羞于这种大胆的尝试。
  后来,从张先生的口中透露,知悉他的太太其实也是个性需要极强的女人,祇是她非常害羞,原因是她出身于一个书香世家,受过了不少传统思想的教育,妇道在她的脑子里毕竟是根深蒂固的。于是,我就和张先生弄妥默契。有一天夜里,张先生选择在和他太太做爱的时后,趁着张太太高潮将至之际,就打电话到我这里来了。
  “喂!是阿东吗?我老婆现在正被我干得好过瘾,你想不想和她说几句?”张先生说完,随后就把电话筒放在张太太的耳旁。
  我笑着问:“喂!是张太太吗?你们现在正做些甚么呀?”
  “阿东,是你吗?我、我正给我老公压在身上哩!这个时候和你说电话,真不好意思,我们甚么时候再一齐喝茶呢?”
  “快了,就这个礼拜六吧!喂!你们刚才做过前奏吗?你们做爱的时候有没有讲一些粗话来增加气氛吗?”
  “前奏?有哇!刚才做完了,粗话有时也会讲的,不过祇是上床才讲,平时我是不讲的!啊!啊呀!哎呀!我死啦!”
  “你怎么啦!张太太?”我故意问道。
  “他插得我好大力,好深入,啊!好过瘾!好劲啊!”
  “如果多一个男人同时服侍你,一定更加刺激、更加过瘾哩!”
  “真的吗?我、我都还没有试过哩!不知你会不会骗我?”
  “是真的呀!我怎么会骗你呢?郭先生也好劲哩!这个礼拜六晚上,你和他试一试就知道了!”继而我狂下嘴头,她也被我说得芳心都动摇了。
  “哦!我尽管听你的话,跟你们一起去试一试,但如果到时候不敢的话,我可能会逃走的,那你可别怪我哦!”
  “看你说的,我肯定你会玩到不捨得走哩!”
  “不过,我还是要你一齐去,我才放心的,行不行呢?”
  “行!这当然没有问题,到时你接受不了,也不会勉强,我会和你们一齐走的。你们现在就慢慢享受吧!”
  周六晚上七时,我和张夫妇会合,一起出发往郭夫妇的家里,张太太穿短皮裙,上身穿着低胸的丝绒上衣,配以皮草外套,显得格外高贵。
  途中,张太太已经现出不大安定的情绪,于是我就沿途避重就轻地和张太太交谈,才顺利到达了郭夫妇的住所。
  郭夫妇在锦绣花园自住一幢楼宇。地方非常清静舒适。
  饮宴的时侯,彼此一边倾谈,一边吃喝,在郭氏夫妇和我无所不谈之下,张太太已渐没那么紧张,郭太更高谈阔论在我安排下和其他夫妇交换状况。
  席间,郭先生还拿出他们和其他夫妇玩时拍下的即影即有的像片出来欣赏。那些像片精彩极了,有郭先生一箭双雕的场面,也有郭太太两棍齐耍的镜头。
  郭太太兴奋地说道:“最刺激、最过瘾的就是两个男人轮流进攻我。更好笑的是一长一短,长的将近七寸,短的有四寸多,但胜在够粗,总之他们轮流插我的时候,一时长一时短,滋味好特别。不过,我老公比他们更加劲抽,他有七寸多,好多女人都未必顶得他顺哩!”
  这时,我见到张太太的肉体微微一震,好像有一种又惊又喜之感。
  张先生也笑着说道:“郭太太,你要是吓跑了我太太,今晚可得以一对三哦!”
  郭太太小嘴一撅,说道:“哼!有甚么好怕的,再来七个五个,本姑娘照吃!”
  我指着碟子里的一条香肠笑道:“先吃了这吧?”
  郭太太说道:“你就像这条,我老公的还不止呢!”
  说完,郭太太夹起那香肠,一口咬了下去。惹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饭宴后,郭太将桌上东西处理妥当,就率先入浴,出来客厅时,身上祇穿着内衣及半透明睡袍,郭先生早已燃着暖炉,并将灯光调暗,播送一些抒情怀旧的名曲。
  郭先生搬出两张地床,用于準备一会儿将要进行的连场大战。
  众人围坐地毯上,郭先生双手不断伸入他老婆件睡袍内,笑着说:“我老婆这对乳房好尖挺哦!差不多有张太太那么大吧!”
  张太太含羞说道:“我并不是很大哩!好普通哦!”
  我示意张先生向郭先生效法。张先生才如梦初醒,他伸手将他老婆那件外套脱去。一边脱一边笑着说道:“哈!郭先生真够利害,隔着外套都感受到我老婆的身材,真是令人佩服!佩服!”
  张先生说时,手部也探入张太太半胸衣领内摸捏起来。张太太在众人面前让她老公轻薄,初显不胜娇羞,不禁有些撑拒的动作,但后来还是默默接受了。
  这时,郭太太笑着说道:“阿张,别顾着摸你太太了,和我跳个舞啦!”
  说完,随即大方地拖着张先生站起了,并伏在他的胸膛慢移玉步。
  郭先生本想也拥抱张太太,但张太太突然现出紧张不安之态,郭先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就转说他要去浴室,张先生也向我打眼色示意。而我同时也有行动,礼邀张太太共舞,祇觉张太身躯微震,手心也沁着汗水,她悄悄告诉我说有点怕,我抱紧她安慰地说道:“第一次是会这样的,你看郭太太多么投入,多么享受。
  这时的郭太太主动向张先生投怀送吻,两人一路跳、一路接吻,更将睡袍脱落,让上半身全裸着肉对肉互相嘶磨。祇见她一手解脱张生上衣,一手竟伸入裤子内去摸弄。
  我和张太太紧拥着静看了不久,郭太太就已经跪在地上,拉开张先生的裤链,拿出他那条粗硬的肉棒就放入口内含吮。
  张太太亦看得兴起了,随着我挑引下,抱得我好紧,她闭着眼和我接吻,双腿间磨擦着我那条已变硬了的五寸半肉茎。
  郭太太替张先生口交了一会儿,就带领张先生进入睡房。房中随即传出郭太太阵阵动人心弦的呼唤声。
  时机已至,我立即替张太太宽衣解带,张太太闭上双眼,放软着身子任我所为。虽然她穿得好密实,但在我善于替女人剥衫的熟练技巧下,她也很快就一丝不挂了。
  我迅速脱光自己的衣物,提起她一双雪白细嫩的大腿,準备把我的手指缓缓塞进她的迷人的温暖小肉洞。张太太微微撑拒了一下,还是让我的手指插进去了。那洞口早已水淋淋地,阴毛稀少得近乎光板子。两片肥厚白晰的大阴唇把我插在她肉洞里的手指头紧紧夹住。
  张太太显得很兴奋,她浑身颤动,双颊泛红。随着我的手指的挖弄,她的小嘴也一张一合的。双手在沙发上乱抓着,好像不知放那里好。
  这时,郭先生已从浴室走出来。我立即想拔出来让位给他,然而他摇手示意我不必停下来。郭先生走过来,把他那七寸多长的肉棒交到张太太手里。张太太的眼睛也没有睁开,祇是握住那话儿摸捏玩弄。
  这时,郭太太的叫声突然停下来了,于是我示意郭先生暂陪张太太。我走到了睡房门口,门并没有关上。张先生和郭太太同时示意我进房。
  张先生有点儿抱歉地说:“真不好意思,第一次太紧张,好快就玩完了。”
  “初初就是这样的嘛!慢慢就会习惯呀!”郭太太比我还早开声说话,说完就向我抛了个俏媚眼儿。郭太太的阴道口洋溢着张先生刚刚射入的精液,她轻舒玉臂,要我抱她,我和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知道她的意思是要我抱她到浴室沖洗一下,然后再和我好好地来一次。于是就了顺佳人的美意,抱起这活色生香的尤物,进入浴室。
  郭太太和我鸳鸯浴后,马上回到房中,一起进行“69”花式,张先生则在一旁观看。数分钟后,郭太已急不及待摆好阵式,配合我长驱直进,郭太太的性经验真是越来越丰富了,她的扭腰摆臀,刻意迎凑。难怪初玩的张先生不到五分钟便崩溃。
  我们一会儿天翻地,一会儿地覆天,她更伏在床边,挺起圆大的臀部,让我从后长驱直入她淫液浪汁横溢的前门肉洞。
  彼此有攻有守之际,突然厅中传来张太“哇”一声呼叫,三人同时飞步奔出客厅,祇见张太太双手捂着阴户缩成一团蹲在沙发上。原来张太太临阵退缩了。
  郭太太用怪责口吻对老公说:“是不是你吓坏了张太太呀?”
  张太太连忙解释说道:“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还没有过到自己那关。”
  郭太太弄了些小食和饮品,五个人都全裸着身子倾谈,郭先生到书檯上处理他的杰作。他喜欢画画,也曾在大会堂参加过画展,算是一名业余画家,书檯上有数幅他最近的艺术品,吸引了张太太的兴趣。郭先生细意的解释张太太对一些画的发问,又不时发出怀才不遇之慨叹,张太太倒是加予安慰,我们三人眼见她们两人谈得投机,可能有突破,就悄悄地入房,从房门偷看客厅中的情景。
  好感渐加之下,张太太已经可接受郭先生的亲近,郭先生风趣的谈吐,不时引得她发笑。她酥胸上双乳抛起抛落,又接受了郭先生在她腮边的亲吻,最后还闭上眼,侧坐在郭先生双腿上,任由他的双手继续在她身上放肆。
  郭生很有节奏地去揉她的乳房,一只手渐渐滑落她小腹以下,最后停留在光洁雪白的蜜桃,拨开了肥厚的阴唇,用中指轻轻探入那双腿间之肉缝。同时俯首用嘴含吮着已发硬的小红豆。
  张太太很快就起了一阵颤抖,带着模糊不清的声音说:“不要啦!我好痒哦!”
  她嘴里是这么讲,但她的动作不但没有刻意抗拒,反而全身无力地,像瘫痪似的倒在郭先生怀抱中,任其摆布。
  郭先生眼见时机已至,忙将张太放在床上,双手柔力轻握着张太太的一双乳房,代替已离开的嘴巴,而嘴巴也另有新任务,他沿下舐吻,滑过腹部之际,张太太带更微弱的呼唤!她叫道:“哎呀!不要,不要呀!痒死我啦!”
  但当郭生那条舌头将近到泉眼时,张太已自动张开双腿,期待那灵活得像小蛇似的舌头进入舐啜。不消片刻,那灵活如小蛇的舌头已进入在张太太的桃源洞内。
  郭生开始有节奏的耕耘,更有用双手把张太臀部捧起,一方面将一条舌头更伸入,一方面用指头轻撩那神秘后门小洞。
  房间内的三人,张先生和我各搓捏着郭太太的一个乳房,郭太太亦毫不示弱,一双玉手分握着两条肉棒,继而背着房门跪坐,用那樱桃小嘴有次序地轮流吞没两条已挺起的肉棒,眼看张先生软小的阴茎已开始重新抬起头,唯有腾出前位,绕到郭太背后,抚摸及舐吻她的背部,而眼睛还是斜望厅内情景。
  在这种情形下,我的眼光通常是落在初次及仍未百份百可接受交换的女仕,如果观察到女仕们对男士的轻薄仍有抗拒,及不可接受对方的进一步行动,或者插入后不勘承受之反应时,我就立即在女仕们耳边细语暗问。之后再依她们心意,马上劝对方暂停或调换对手,因我早料到女仕们心态,她们有不快也不好意思向对方表白的,我这工作方式虽婆妈一点,但颇受女仕们欢迎。
  我时刻提醒自己,在这种活动中,女仕们是红花,男仕们则是绿叶。
  这时,祇见郭先生将张太太的肉体反转,令她伏卧在沙发,双手轻轻抚摸着张太太滑美的背部和丰满的乳房,看得出,这时张太太体内的慾火一定熊熊上升着。
  “张太太,你这对乳房丰满得来真坚挺,刚刚好一只手捏得拢,摸得我真舒服。”
  “还是你老婆的比较大呀!”
  “各有各好啦,她已做师奶,你却仍末生育过,摸的时感觉就有些不同。”
  “你可别给你太太听到,否则她会不高兴哦!。”
  “我们两公婆都好开放的,绝不介意这点小节。”
  “那你们就真的太幸福了,真是天生一对。”
  “我老婆以前都好小气的,自从加入换妻俱乐部,和人家的老公上过床,就觉得好刺激,渐渐大方了。后来,她还主动地邀请几个男人同时上床一齐享受性乐趣,她见我不但不小气,而且还好支持她,就更喜欢我,还说这样的老公最好,下一世都要再嫁给我。目前,她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亦感觉到她已经看透人生,再没有以前那样执着,也越来越有成熟之感。”
  “哦!原来是这样的,那我算不算好像未成熟小女孩呢?”
  “也不能这样说的,今晚你祇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时间会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观,一回生,两回熟嘛!张太太,你介不介意我讲句粗俗的话呢?”
  “哦!大家都是成年人,你讲的东西不是骂我就没有问题。”
  “你这对乳房好吸引人,让我再吮一吮,好不好呢?”
  “你真的好喜欢吮我的乳房吗?”张太太笑笑口说时,已自动反正身,郭先生也急不及待,一口含吮着一只乳房,一手捏弄着另一边,一手则向下伸探那泉源之地。
  张太太的反应越来越剧烈,一轮前奏急攻,忽听郭先生又说:我想舔你的屁股,好不好呢?”
  张太太的两眼春情蕩样,她颤抖着白嫩的肉体,自愿跪伏地床,挺起又圆又大的白屁股。对郭先生说道:“哦!你喜欢的话就舔到够啦。”
  郭先生马上埋首于张太太双股之间。
  “喂!阿东。你看够了吗,张先生已经又玩完了,轮到你帮我啦!”
  我回头一看,原来张先生已经在郭太太的口中发射,祇见到郭太太舔了舔她自己的嘴唇,一点一滴也不浪费,全部吞下肚内。
  接着,她拖我回到床边。张先生则悄悄的去浴室沖洗,他回来时,就坐在床头,在旁观看我俩肉搏。
  这场肉搏战一经展开,一玩就是大约半小时还没玩够,张先生不停地翘起手指公。
  我问郭太太道:“你有高潮了吗?”
  她娇喘着答道:“已经有过两三次,你是不是想出了?”
  “如果你够了,我就出。”我用眼色示意记挂着厅中情景不知如何。
  郭太太马上说道:“好,你现在就射进去吧!”
  我已经可随时可发炮,于是摆正姿态,对準了目标,将对方的两腿尽张,自己的肉棒则尽向前顶紧桃源洞内的子宫颈部。这样子发炮,对方才全感应照单全收,另有一种快感。彼此开心,何乐而不为呢!
  这时,我体内精华涌跃而出。郭太太也吶喊助威,彼此舒服完,一起沖洗之后,三人又静观厅内情景。
  这时郭先生捉着张太太的足踝,将拾只脚指慢慢舐吮,再反向上顺沿小腿的腿肚,大腿的内侧、桃源肉洞、小腹、乳房、颈部、耳边、耳珠处处吻遍。我心里不禁也也赞佩郭先生的耐力,前奏已经进行了几乎一小时,真是个中高手。
  “哎呀!不要,我不要这样!”祇听张太太又再次大叫一声。
  原来郭先生估计张太太已进入作战状态,正想挥棍长驱直入,想不到张太太又临阵退却。她的神情好紧张,下意识用双手挡在桃源洞口。
  房内的三人又再次奔跑厅中。张先生说道:“你这傻女人,这么大个女人了,还怕甚么呢?人家还不是想满足你,想你舒服享受一下!”
  张太太低着头,脸红红地说道:“我知道!我都不想这样的,可是不知怎样,一到最后的关头,自己就会不敢让他进入,我真没有用,令你们这么扫兴。”
  “没问题的!做爱如绣花,慢慢来就行了,我们去沖一身,顺便拿饮品出来饮。”郭太太真识做,立即打圆场,拉了张太太去浴室。
  我们三个男人就在客厅开研讨会,张先生不安地问我怎办?因为他本人已同郭太太玩过数次,否则就对郭先生不公道,他说道:“你无论如何也想想办法,令到我老婆可以同郭先生成事,不然的话,叫我怎么对得起郭先生呢?”
  我连忙安慰张先生,并商量了一个计划,準备一步一步地让他太太慢慢适应。
  这时,浴室里传来郭太太和张太太戏水的声音。
  张太太说:“不要客气,我自己洗就行了。”
  “我们已经是朋友,自己人一样,况且我系主你是客,是不是,乖嘛!,不然就要打你的屁股哦!”
  郭太太和张太太一齐沖洗,并不停地开解她。
  “我以前还没有试过的时候,比你还怕羞哩!不过,我觉得最主要是自己开不开心嘛!老实讲,难得自己的老公可以让老婆和别的男人玩,并不是个个女人都可以这么幸福的,你说是不是呢?”
  “这我也知道的,但是不知为甚么我会这么难开始!”
  “哦!尽量放鬆自己吧!别想那么多就行了!”
  两位女仕沖洗好了,赤裸着身体,拿着一堆饮品边走边讲,走到客厅坐下来。五个人围坐,谈谈饮饮之际,郭先生见我打眼色,马上开始行动,他先和自己的老婆玩,我和张先生则一起挑逗张太太。我示意张先生开始第二步的行动,要他老婆吻他的阴茎,张先生侧坐在张太太身旁,将小张送到老婆口中。
  当张太太全神投入时,我则代替了郭先生的位置,让郭先生开始第三步的行动。于是他乘机加入张夫妇战围内。
  郭先生爬到张太太的身上,用口含吮她乳房,随而沿着小腹向下吻,直吻入她的桃源洞,一条舌头努力地耕耘着。
  张太太笑着说道:“嘻!老公,他正在吻我下面哩!”
  “那你是不是觉得好舒服呢?”
  “是呀!好过瘾哦!”
  “如果觉得舒服,不如放鬆自己,好好享受一下啦!”
  张太太果真放鬆地去享受,她闭着双目,嘴里含住老公那条阴茎,放软了身子,张开着双腿,任凭郭先生所为,祇见郭先生那条舌头向着张太太下半身那个水蜜桃一抡进攻之后,我又示意他开始第四步的行动。
  乘着张太太的双腿张得最开,小肉洞也不时溢出淫水的时候,郭生乘机登门入户,并少许少许地有节奏推进着。
  张太太也感觉到了,她叫道:“哎呀!老公,他.他插进去了呀!”
  “傻女人,不用大惊小怪嘛!先别想太多,尽量放鬆自己吧!每个女人都会想让男人这样抽插的!你说是不是呢?”
  “那倒也是,嘻!他好长哦!整条插进去不知会不会好痛呢?”
  “他长你才过瘾呀!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你相信老公啦。”
  “真的吗?你要顾住我,因为……啊!”张太开始移动肉体,典来典去了,我暗示最后一步的行动,于是张先生全面撤退。让他太太的双手抱紧郭先生,而郭先生每抽送一次, 就深入一点儿,而张太太也轻叫一声。
  张先生则卧睡在他太太身旁打气。一边吻着她的面部。一边问道:“老婆,郭先生是不是弄得你好过瘾呢?其实你根本不用拒绝人家嘛!,反正都已经让他插了,也不差在让他整条插进去啦。”
  慾火在不断燃烧着,情慾的高涨,令到张太太合作地扭动身体去配合对方,她的纤腰和臀部一起一伏的扭摆着,配合着郭先生的阴茎在她阴道里的深入浅出,肆意抽送。
  这时,我的阳具正插在郭太太的阴道里,为了让张太太更投入,我把郭太太的肉体移到张太太身旁,并示意张先生有所行动。
  我的阴茎一退出郭太太之桃源洞,张先生即时填补了空缺,郭太太明白我的意思,马上有意地发出动人呼唤,用心在于将张太太也带入同步。
  “啊!阿张,你插死我啦!哎哟!你好劲.好利害呀!”
  “张太太,你看我老婆多享受?你又觉得怎样呢?”
  “哦!都不错,不过我那里好痕痒,我.我想……”
  “你想怎样呢?不怕讲出来呀!”
  “嘻!你可不準笑我哦!”
  祇见张太太用力突然把郭生抱得紧紧,她挺起臀部,中门大开。郭生也马上会意,七寸多长的粗硬阳具全根直入。
  “哇!好硬哦!你插得我好深啦!好棒哦!死.死阿郭,你插得这么入,哇!好舒服呀!”
  郭先生低声问张太太会不会痛,张太太抛了个媚眼。说道:“有点儿啦!不过不要紧的,你尽管大力插我啦!插深一点啦!”
  张太太口中终于发出销魂蚀骨的吟叫声,她的肉体还作出好多种迎合的姿势。
  这场激烈的肉战,郭先生令到张太太高潮频频,花式也玩了好多种,直至张太太说她已经够了,郭先生才发炮结束,张太太还让他直接在阴道里射精。
  郭先生和张太太周旋了大半个晚上,终于得尝所愿。望着张太太那淫液浪汁横溢的阴道口,我也觉得一点满足,总算成功地又突破了一个缺口。
  休息了片刻,众人围坐倾谈,活像事后的检讨。
  郭太太感叹地说道:“张太太,你老公真的好利害!”
  郭先生也说:“老婆呀!张先生玩得你来几多次高潮呢?”
  “多到记不得了,总之被他玩得好陶醉!”郭太太好回味地说道。
  “喂!老婆,你又和郭先生玩出几多次高潮呢?”
  “哦!怎么这样问人家呀!大约三五次吧!不过他真的好利害、好长!好大呀!我被他塞得几乎要爆,不过说真的,他又弄得我好过瘾哩!”张太太眯着媚丝细眼,笑笑口地回味着刚才欲仙欲死的滋味,并把肩膊靠向郭生胸膛。
  “如果是这样,我们再来一次啦?”
  张太太淫笑着说道:“难道你还可以吗?”
  “你摸摸看,已经在向你举旗挑战。”
  “哗!你真够利害!”
  郭先生一个飞扑擒羊,手口并下,张太太很快被挑起慾火,张先生凑过去,把不软不硬阴茎塞进他老婆的小嘴里。郭太太也加入战床围攻着。
  张太太一时间应接不了前后上下二男一女的服侍,很快便全身软化,并接受着两个男人的一上一下轮流进攻,郭太太也同时忽抚忽吮张太太的一双乳房,并问张太太舒服否?张太太上下两口都给填满之故,祇能点头示意。
  眼看他们两对夫妇一齐玩乐得这么缠绵,我也感任务完成,于是缩到另一角落之沙发床上呼呼入睡。
  接近天亮,我醒来了。正想起身小解时,见到郭太太和张先生双双互拥在客房的床上睡得好香甜,而张太太则和郭先生睡在客厅的地床上,斜眼见到张太太有所动作,为了不惊动她,唯强忍佯作装睡。
  然而张太太已经知道了,她说道:“阿东!你要上厕所是不是?你不必理我了,你去啦!”
  当我轻步回到客厅时,张太太仍努力向还在入睡的郭先生挑逗,并张开樱桃小口,伏在郭生双腿间吞没他的龟头,正当含吮得气来气喘之际,郭先生突然抱紧她臀部,舌头亦舐向她那前后之小洞。
  “69”式进行了不久,张太太已经急不及待,张开双腿坐骑在郭先生双腿之间,郭先生挺起腰配合她,火气急升的肉棒子滑入张太太的阴道里,忽上忽下,活像个女骑师似的。
  我笑着说道:“哗!张太太突然这么大方啦?”
  “阿东!我说过你不準笑我哦!”张太太一边说一边扭动着下体。想不到张太太这么快便能适应,真不错!
  我走了过去,轻轻抚摸着张太太光滑的背脊,张太太对我说道:“阿东,我睡不着了,阿郭也够累的了,不如你陪我坐一会儿,可以吗?”
  “当然可以啦!”
  张太太从郭先生身上爬下来,说道:“阿郭,你睡吧!不打搅你了!”
  我把张太太赤裸裸的肉身抱在怀里,伸手在她的肉缝里一划,说道:“哗!张太太这里好湿哦!”
  张太太的粉拳捶打了我一下,说道:“你又笑人家了。”
  我捉住她的手儿,说道“张太太,我们虽然这么熟落了,但其实我们两个还不曾有真正地亲热过哩!”
  “是你不来嘛!昨晚你如果要我,我一定先给你的,我和郭先生到底是比较不熟,所以很难开个头呀!”
  “这次是你们两对夫妇互换,我怎么可以抢先呀!”
  “那你又和郭太太玩得不乐亦乎?”
  “我和郭太太是老相识了,况且,我也是让你老公先来,我是吃他剩下的嘛!”
  “那你现在吃不吃阿郭剩下的呢?”
  “吃!当然吃啦!”
  “我们去洗一洗,回来再好好玩过。”
  我抱起张太太的赤裸娇躯进入浴室。在浴缸中,张太太已经迫不急待地让我进入了她的体内,她坐在我怀里,用她的阴道来套弄我的肉棒。后来,我们又回到客厅,我把张太太放在沙发上,架起了两条白嫩的大腿,把我粗硬的阴茎插入她中门大开的湿润小肉洞里狂抽猛插起来。这一下直把张太太干得脸红眼湿,手脚冰凉,才在她的阴道里一泄如注。
  完事之后,张太太也疲倦地在我身边睡着了。
  第二天起身后,大家一齐坐在围坐在沙发上聊天,这时,各人身上仍然一丝不挂,不过张太太已经没有昨晚那么害羞了。我提议郭夫妇讲些他们交换的经历给张太太听,郭先生想了一想,便讲起他们最近的两次活动:
  上个月初,许先生夫妇来香港玩,专程来郭夫妇家里过了一个晚上,他们通讯已经一年多了,也交换过照片,许夫妇都是专业人士,三四十岁左右,许太太的打扮入时,举动斯文大方,带着金丝眼镜,皮肤十分白净细嫩,郭先生说如果在平时见到她,他根本是不会有非非之想的,因为她实在太高贵了。
  吃过晚饭后,就回到郭夫妇家里家玩卡拉OK,大家喝些酒,把客厅的灯饰调暗一点,使气氛更加浪漫融洽。郭先生又放一些他和太太亲热时自己拍摄的电视录像,大家就更加无拘无束了。
  于是,他和许先生便各自拖着对方老婆来活动。郭太太因为比较有经验,和许先生打得火热,一会儿,她和他的身上便一丝不挂了。许先生陶醉在郭太太熟练的口技,而许太太因未还没有试过这样的环境,所以郭先生料想他是要花些时间才能把她的衣服脱光的。于是他也不急,祇是亲热地和她谈话。
  不过,进度似乎比他估计的还缓慢。后来,还要劳烦许先生过来说她几句,她才肯把胸围、底裤脱下来。
  郭先生打铁趁热,就扑上去吻她的双乳和下体,弄得她十分兴奋。
  接着,郭先生让她仰躺在床上,开始了女在下,男在上面的抽送,郭太太还没有生育过,所以阴道十分窄小,郭先生的肉棒出出入入,和她的腔肉磨得十分舒服,她也过瘾了,兴奋得大力地揽住郭先生,又用双脚夹着他的腰肢,叫他大力地抽插她,遇上这样热情的对手,郭先生当然越战越勇。又看见自己的太太和许先生两条肉虫赤裸裸揽在一起,更是异常刺激。
  整间房都充满两个女人的呻吟声。许太太还大叫道:“好舒服哦!插死我啦!”想不到平时斯斯文文的她,玩起来竟这么放浪和淫蕩。
  当郭先生射精后,她还大力夹着他,不让他抽出来。在另一边,郭太太则骑在许先生的上面,而许先生双手玩弄她双乳,看得我再度兴奋起来,又抽送了一会,使许太太来多一次高潮才停下来。
  那一天晚上,两对男女同在一张床上玩到天亮。
  圣诞节时,有一对台湾的杨姓夫妇要到大陆游玩,顺路在香港停留了两天,特别想和郭夫妇见一见面。他们也是新潮夫妇、大家已通信和交换照片有年多了,而且他们在台湾也试过换伴,不过因那里地方小.熟人多,怕人知道,所以不很活跃,但来到这里就比较没有顾虑,所以叫郭先生请我介绍一对鬼佬夫妇和他们交流一下。
  我安排了一对男的是三十来岁的鬼佬,女的是越南华侨,年纪才二十岁左右。大家先一起吃饭,让气氛轻鬆一下。然后才一起才去他们所住的酒店。那次我因为有事,所以没有去凑热闹。
  三对夫妇六个人,杨先生有些紧张,于是郭先生便关了房里的灯,祇开浴室的灯。先播放他们自己拍摄的床上戏来欣赏。
  看了一会儿,杨太太身上的衣物已首先给三个男人脱光了,紧跟着,其他的五个男女也天体相向了。
  杨太太被男人们舐得呻吟声大作,鬼佬见时机成熟了,便把杨太太的双腿托在肩膊上,把他那条又粗又长的肉棒插到她的阴道里去。但入了一大半,杨太太便叫停一停,因顶到子宫好痛。于是鬼佬便轻轻的抽送着,而郭先生和越南妹也开始了,杨先生则和郭太太玩,郭先生的左右都有呻吟声传来,刺激得很。
  越南妹也会讲本地话,她先替郭先生口交,她说这是她们夫妇时常也玩的。她的嘴虽然被郭先生的阳具塞住,却不时停下来称赞他的地东西好粗好硬,插到她的底下一定会很有快感。郭先生则笑着说还是她老公的最伟大。
  越南妹在郭先生龟头上涂了好些口水才让他插进去,所以郭先生也不太困难便入了她的阴道里去,她那里很紧很窄,所以郭先生抽插了几十下,就忍不住射精入她的阴道里了。
  鬼佬也不是很大本领,不久也给杨太太征服了。他出精后,杨太太还不让他离开,把阳具插着享受多一会儿,俩人的肉体才脱离。
  郭太太那一边进展就比较缓慢,刚才祇看见她在替杨先生口交,现在才见到杨先生骑到郭太太身上去抽送。
  杨太太进洗手间,郭先生也尾随她进去。他笑着问杨太太刚才满意不满意,她不肯回答他,撒娇地要郭先生替她沖洗,郭先生当然义不容辞。于是,俩人就在浴缸里鸳鸯戏水起来,杨太太柔若无骨的手儿接触到郭先生的下体,它立即又蛙怒了。
  于是杨太太弯下腰,让郭先生从后面进入她的阴道里,他一边抽送,一边洒水,正玩得高兴,越南妹也进来了。于是郭先生一边抽插杨太太,一边替越南妹沖洗乳房和阴道。这里的空间并不很大,郭先生和两个女人祇好先离开浴室,準备到外面继续玩。
  一走出来,祇见郭太太和杨先生还没有完成,鬼佬已经开始在做她了。郭太太弯腰伏在杨先生身上用小嘴吸吮他的阴茎,鬼佬的肉棒则从她翘起的大白屁股后面插入她的阴道里频频抽送。
  郭先生左拥右抱杨太太和越南妹,一边摸玩她们的乳房和挖弄她们的阴户,一边观赏他的太太和两个男人做爱的场面。从两个男人表情看来,他们差不多都已经快到了高潮,果然,过了不久,鬼佬首先在郭太太的阴道里射精,差不多同一时间,杨先生也在郭太太的嘴里发泄了。
  郭太太和他们到洗手间后,郭先生也开始和两个女人玩起来,她们轮流骑到郭先生上面,用湿润的阴道套弄他的一柱擎天大肉棒。这回郭先生可有耐劲了,直到他的太太和两个男人从浴室出来,他还没射精。
  越南妹去陪杨先生后,郭先生才专心把杨太太抽插,她被他推上欲仙欲死的高潮境界,郭先生也在她如痴如醉的肉体里注入精液。
  后来,杨太太私下和郭太太倾谈,她说她祇是三十多岁、正是虎狼年华、而杨先生很爱她,但他已五十多岁了,性能力不够强。所以不介意她出来享受一下人生。
  郭太太和杨先生玩过之后,也说是她用嘴才把杨先生含硬起来,不过插得一会又软下来,后来终于要用口让他出火。幸好后来鬼佬和她交媾时,因为是第三次了,所以玩了好久,弄得她高潮叠起,几乎承受不了。
  郭先生讲完之后,自己仍然好兴奋,他提议大家继续再玩一场。然而张太太表示她从来没有这么疯狂地玩过,已经有些疼痛了。于是我出面结束了这次活动,并準备替她们定下另一次交换的时间和地点。
  郭太太突然说道:“阿东,你就和我们玩得多了,可是,我们连你太太都还没见过哩!怎么不带她来一起外呀!”
  我说道:“我太太去了日本,不过她就快回来了,如果我们在下星期周末晚上举行狂欢晚会,相信她一定可以参加的!”
  “好呀!终于可以和阿东的太太一夕风流了,我们就这样决定了!”郭先生高兴地对身边的张太太说道:“我还会召集其他朋友的,你可一定也要来哦!”
  张太太望了望她的老公,张先生立即爽快地说道:“我们一定赴会。”
  到了榔六黄昏,我带着太太到达郭先生的家里赴会,为了热闹一点,我还约来了李夫妇和叶夫妇。好在郭家的厅堂够大,五对夫妇共聚一堂,并不觉得挤迫。
  郭夫妇準备了丰富的自助餐,我建议大家宽衣解带大开无遮大会。众人肉帛相见之后,我发现在场的男人个个都对我太太虎视耽耽。也难怪的,因为我太太还是首次在众会友的面前彻底亮像。男会友们在未见到她的时候,就已抱着特别新鲜好奇的心理。而我太太也确有几分姿色,所以立刻成为全场最瞩目的女人。
  郭先生很快作出一个提议,他首先要我在众太太中挑选一位作为对手,然后带头在众人面前作出表演。我当然义不容辞,于是我选择了刚好今天二十三岁生日的叶太太。
  叶太太芳名叫莹莹。生得肌肤胜雪.娇小玲珑。她还是新会友,和我仅有过一次同床的经验。被我点中之后,她随即娇羞地向我投怀送抱。我殷勤替她宽衣解带,把她一身盛装慢慢抽丝剥茧。终于,莹莹白肉尽现,她的丰满乳房和神秘的私处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众人面前。
  我站在她后面,把她的双腿分开,将她晶莹的裸体抱起,在众人面前绕场一周。在场的男女,包括叶先生在内,个个都把她摸了又摸。男仕们甚至吻她的手儿脚儿,吻她的乳房和阴户。那些女会员们,除了摸莹莹,也趁机摸捏我的阳具。
  接着,我和叶太太就在客厅中央开始表演。我们先来一阵“69”花式,作为大战的前奏。莹莹真是人如其名,不但她的肌肤晶莹洁白,连她的耻部也是光脱脱一毛不拔的,两片红润的阴唇更是鲜露欲滴营养。
  我用舌头去舔莹莹的阴蒂,她也将我的龟头含在小嘴里又吮又吸。当我们彼此都觉得有强烈的需要而準备起身正式交媾的时候,我发现除了李太太还在我们身边,刚才在周围观看的人们也已经玩开了。祇见叶先生和李先生分别把郭太太和张太太抱在怀里调情。而郭先生和张先生就合力进攻我太太。
  我太太早已经历过多次类似这样的场合,所以尽管她和两位男仕祇是初次谋面,却也应付自然。祇见她双手分别握住两根已经粗硬了的肉棍儿又套又弄,而自己的肉体就任由他们摸捏挖掏。
  各人的前奏曲做了一会儿,就开始“真刀真枪”地干了起来。最先行动竟是才第二次参加活动的张太太,她可以说是所有会员之中最放不下的女人,一但解除了心里枷锁后,则变得特别开朗豪放,祇见她主动跨到李先生身上,把自己的阴户套上他粗硬的大阳具,然后扭腰摆臀,频频把肉棒子吐纳不休。不过,当她发现我在注意她时,不禁也双颊泛红地低下头儿。
  另一边的张先生和郭先生,也急不及待地入侵我老婆的肉体。他们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一个把阳具塞入她的小嘴,一个把肉棒插入她的阴道,郭先生接连几十下的狂抽猛插,就把我太太刺激得非常兴奋,祇不过她嘴里塞着张先生的阳具,祇能哼哼作响,不能高声呻叫。
  看到这里,我也不敢再怠慢了,赶紧以“隔山取火”的招式,把莹莹来一个“后插花”。莹莹得到我的充实,回头感激地一笑。不过我虽然在和她交媾,却仍然注意着其他人的动静。
  这时,郭太太和叶先生也已经赤裸裸的缠在一起,照平时的习惯,郭太太总是喜欢做主动的,不过今天晚上就比较例外了。可能叶先生的热情和狂野使得她失去主动的机会。此刻,祇见她被叶先生高大的躯干压在身底下狂抽猛插着,不过从她的表情看来,也倒是蛮享受的。
  莹莹可能发现我做爱的时候不够专心,遂回眸一望。我也连忙把她抱在怀里,来一招“观音坐莲”,并让她的双乳贴在我的心口。莹莹对我嫣然一笑,又搂住我,和我嘴对嘴美美的一吻。
  这时,我见到张先生已经在我太太的嘴里射精了,不少白花花的精液从她的嘴角淌下来。差不多同一时间,郭先生也在我太太的阴道里发泄,他们都有点儿累了,脱离我太太的肉体坐在地上休息,我太太也懒洋洋地躺在地上,她张开着小嘴喘着大气。她的嘴巴的阴户里俱是淫液浪汁横溢。不过,她的脸上也流露出狂欢之后的满足。
  休息了一会儿,我太太让两位男仕抱入浴室里沖洗一番,接着,其他两对也完事而陆续进入浴室洁净。
  继续在客厅里做爱的祇剩下我和叶太太莹莹。于是我把她的娇躯放到桌子上,捉住她的脚踝来一次爆风雨般的狂抽猛插。直至精液注射在她紧窄的小肉洞。
  我把尚未软下的阳具抽离莹莹的肉体,李太太立刻扑到我的怀里。而郭先生也走过来把叶太太抱走了。
  李太太并不理会我的阳具上沾满我和莹莹的淫液浪汁,张开小嘴就把它含入口中又吮又吸。我虽然也有点儿累,但见她已经被冷落了许久,也埋头于她的双腿中间替她作唇舌服务。
  李太太的阴户里早已湿淋淋的,所以当我的小弟弟一有起色,立即给她一顿饱的。
  这时,客厅里的其他人也已经开始第二场游戏。祇见我太太被张先生抱着玩“龙舟挂鼓”,郭先生则和叶太太玩“69”花式。张太太的对手已经换上叶先生,郭太太则已经恢复她的英雌的本色,此刻正骑在李先生身上作威作福。
  因为这一次人比较多,众会员兴致也特别浓,大家几乎玩到天光,才倦然而睡。我一共发泄了四次,除了我自己的太太,其他的女人个个都被我在阴道里灌入过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