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评語: 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读文后 可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5/6/5/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  本文故事,纯粹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
  夜,渐渐深了。

  黄依曼板着脸走出灯火通明的会议室,低声咒骂了两句,朝着电梯去了。美妇很愤怒,尤其是那具丰腴诱人的身子,本来晚上在家严令丈夫必须坚持超过半个钟头,结果不到十分钟就接到了局里的电话,丈夫如蒙大赦,送瘟神一样送走了美妇,弄得黄依曼开会的时候腿间还阵阵骚痒,所以,怎能不愤怒?

  很快,美妇来到办公楼对过的街角,那里停着辆车,前灯闪了闪,黄依曼上了车。见到李若雨,美妇脸色更加不善。

  「深更半夜的,老娘还要跑下来见你,姓李的,好大的架子!其实你没必要来这一趟,人放不了,双方七个重伤,轻伤十几个,捅到媒体上谁压得下?再说这已经不是头一回了,真以为自己是黑社会?狗屁!你不好好做你的生意蹚这个浑水干什么?」

  李若雨淡淡笑了笑,「黄警官,您误会了我并不是来求您放人的,因为人是一定会放的我只想知道你们警方的态度。」

  「态度就是没态度!」

  黄依曼没好气的答了句,不知为何越发的闹心,体内那股串来串去的骚动好似脱缰野马,丰隆无比的胸部剧烈起伏了几下。

  「我侄女还好吗?」

  「好,蓉姐跟了我,怎会不好?」

  「跟了你?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蓉姐现在是我的女人。」李若雨不紧不慢的答道。

  「王八蛋!」

  黄依曼愤怒的一把揪住李若雨的衣领,反手就是记响亮的耳光,李若雨动也不动,盯着黄依曼,慢慢说道,「你是蓉姐的小姑姑,也算是我长辈,但我只允许你打这一次。」

  「一次?我偏要打你二回!」

  美妇的性子向来火爆,受不得激,这时怒火攻心,挥拳便打,李若雨扭头一躲,闪了过去,车内比不得外面,施展不开,黄依曼更怒,竟掐向男人脖子扑了上去,将李若雨扑倒在车座上,可惜用力过猛,身子前倾,骑到李若雨腰间,那对坚挺豪乳结结实实地撞在李若雨胸前,男人自然不肯就范,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双手正抱在美妇肥嫩圆翘的臀峰上,还顺便拧了一把,黄依曼如遭电击,大叫一声,脑子一片混乱,本能地与男人扭动撕扯起来,那肥臀扭来扭去,男人的巨龙立刻坚硬如铁,紧贴着美妇胯间,不停跳动,碰巧每一跳都击在穴缝处,每击一次,黄依曼的身子便软了一分,连续数次,美妇气喘吁吁,痒了整晚的蜜穴竟有了泄身的感觉,心下大骇,猛地挣扎起身,一头撞在车顶,,不顾疼痛,推开车门一溜烟的跑了,简直是风多快便多快。

  李若雨愣了愣,又摇摇头,收敛思绪想着,如果仅仅把石靖等人弄出来,虽然不易却也不难,但此事并没这样简单,背后的人才头疼,叫赵开天来?不妥,怎么办呢?正想着,巨龙仍未安分,男人的欲火似乎只有黄蓉,苏氏姐妹,柳琇琳,祝姿玲几人才能消减,连燕表姐和傅欣怡这样的一等美妇都熄灭不了,李若雨灵光一闪,对了,怎么不去寻她,一举两得!

  柳女王有点累,因为一件神州国投的跨国收购案开了好久的紧急磋商会,看了看表,已是夜半。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告诉秘书让司机备车准备回家,心道要是让李若雨那小贼服侍会再美美睡个觉该多好,念头方起,手机便铃铃地响了,居然正是李若雨的号码,柳女王欣喜万分,但按着一贯的作风,拿着手机却不接通,响了好一阵,才挺直小腰,抬起臻首,傲气十足地接起,「嗯,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有没有点礼貌?」

  「我想琳姨宝贝儿了不成?真的睡了?」

  「哼,我在工作!快说,什么事?」

  「好吧,的确有件事,电话不方便,见面再说吧,我已经快到你家门口了。」
  「我又不在家,你跑那去做什么!哼,慢慢等着吧,姑奶奶心情好就回去!」
  柳琇琳放下电话,得意地娇笑着,转念一想,没准小冤家是真有事,连忙抓起皮包,急匆匆的下了楼,吩咐司机一路狂奔,闯过红灯无数赶到别墅附近,打发走司机,步行到门口,果然瞧见了那辆前两日

坐过,在里面还被肏出数次高潮的房车。

  这一次柳女王没有被强拉,而是被李若雨恭恭敬敬地请上了车。即使在深夜,一袭天青色套装的绝美贵妇依旧如启明星般夺目。看着这张高傲的脸庞,男人心底涌起无尽的成就感,还有个,决定。

  「说吧,什么事?」

  柳琇琳身子向后靠了靠,翘起了修长的小腿,横了男人一眼,男人心痒难耐,伸臂揽住了美妇细如柳条的纤腰。

  「注意点!这可是我家门口!」

  柳女王却没推开,甚至还向男人身旁靠了靠,肖盈及时地关上房车的隔离窗,美妇想起那日

在苏氏姐妹和祝姿玲面前出的糗,狠狠地咬了男人一口。

  「琳姨宝贝儿,其实我今天来有两件事,一件是……」

  李若雨讲了一遍石靖跟周石六冲突的事,柳琇琳皱了皱眉,「你现在毕竟名义上管理着恒信,不怕这些影响你吗?」

  「有人想跟我搞事,我没理由再忍耐下去。」李若雨冷冷答道。

  「嗯,警方的头头是上海那老头子的妻家外甥,你干妈蓝若云跟他们的关系很好,怎么不找她?」

  李若雨摇摇头,「不,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琳姨,因为我想透过别的关系处理这事。」

  柳女王闻言大乐,小嘴微撇,「哼,她蓝若云能做到我哪件都能做,我这就打电话。」

  「慢,能不能托个关系,你也不要出面?」

  「我想想……」

  片刻后,柳琇琳打了个电话,点了点李若雨的太阳穴,娇笑着说,「搞定,放心吧,不会出差错,你等消息就是,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嘿嘿……」

  柳琇琳见李若雨笑得暧昧,骂道,「呸,想得美,我要上楼去了!」

  话虽说着也不见下车,李若雨在美妇脸蛋边亲了口,手向裙内摸去,「停手!
  小混蛋,这是我家门口,还不让你的小司机开车,记着啊,你再把我带到苏姀她们那里我跟你拼命,停……停手……啊……「

  「琳……姐宝贝儿,既然不肯去我家,那我们就哪也不去,在这好了!」
  「什么!你疯了吧?这……这是我家门口!快放开我!」

  柳琇琳虽然不是第一次跟李若雨在车上缠绵,但上次好歹是路上,可自己的家门口,万一被人撞见,就算没人敢惹柳女王,也说不过去,因此大急,紧夹双腿,在男人身上掐来掐去,鬼使神差地拧到巨龙上,小手刚一触那骇人的玩意,身子就软了李若雨哪肯放过良机,手已用力,又扯断了柳女王一条崭新的内裤,三下五除二,将美妇抱到腿上,套裙卷起,柳女王挣扎着不肯就范,转身要逃,谁知这下更坏,那白腻如玉,丰肥浑圆,比少女还要挺翘的粉臀对向了男人,男人飞快掏出巨龙,一把掐住美妇的柳腰,狠狠拉下,「扑哧……啊!小……混蛋……啊……呜呜呜……」

  不用说,柳女王那个形如瘦楷的极品美穴被李若雨的庞然大物一下插到了底,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娇媚动听的每插必哭。

  「唔……李若雨……混蛋……别……啊……好痛……呜呜……」

  感受着柳女王穴内的丝丝凉意,李若雨别提有多爽了,再加上与祝姿玲并列第一的紧窄度,巨龙膨胀又膨胀,粗长无比,龙头深入美穴,蹂躏着花芯,美妇痛哼几声,忽地连动也不敢动了。原来柳琇琳多次被肏,有了经验,眼见逃是逃不掉了,只要把开头的疼熬过去,后面就只剩下爽了,而且现在越动就越疼,干脆仰靠在男人怀里,喘着气说,「小……混蛋……别动……把……车开走……好不好?换个地方……怎样都成……」

  李若雨纯心要戏弄美人,「琳姐宝贝儿,你只要乖,就听你的。」

  「听……听……」

  「把前面的宝贝露出来!」

  「前面?哦……」

  柳女王连忙去解文胸,可下身不免跟着动了几下,巨龙又深插了一分,小穴酸麻胀痛,娇喘嘘嘘,终于解掉文胸,撩起套装上衣,雪团似的坚挺乳峰颤巍巍地耸立着,男人双手顺势而上,揉着两大团嫩肉,腰间猛一用力,重重插了一记,柳琇琳连声娇啼,「骗……骗人……」

  男人的手从乳峰滑下,握住了细腰,要说柳女王和祝姿玲的小穴可算众绝色中的并列第一紧,但比腰,毫无疑问的独占花魁,这小腰圆润滑腻,盈盈一握,正应了柳字,纵使花季少女见了也会羡慕无比,而腰下丰臀陡然隆起,形成道绝美的弧线,李若雨欲火飞升,掐着小细腰便用力插了起来,暴风骤雨地插了数百下,柳女王的眼泪早花掉了妆,但总算熬过了疼,小穴淫水潺潺,眼波迷蒙,细腰也跟着摆了起,「坏蛋……坏蛋……哦唔……只会欺负我……看琳姨……琳姐我不收了你……哼……夹死你……呀……」

  李若雨此时已上足了发条,巨龙连抽带插,片刻不停,顶得身上的美妇乳波臀浪,浪叫不止,那小细腰好似随时都会扭断,一口气狂插了半个钟头,柳女王口干舌燥,眼冒金星,天旋地转,套装上衣不知扔到哪里,完全忘记这是在自己的家门口,只记得穴里那条神物带来的无休无止的舒爽。

  「若雨……琳姐……要被你弄死啦……唔唔……天哪……飞啦……飞啦……」
  李若雨又来了逗弄美人的兴致,边揉着隆起的花蒂边说,「宝贝儿,你上回喊我什么来着?」

  「老公……若雨老公……」

  「不对不对,不是这个。」

  「若……若雨哥哥……琳……琳妹妹要被你弄死了……唔唔……」

  柳女王被插得昏了头,拼命晃动着小腰,房车也上下振动,晃来晃去,「不对,我的琳妹妹不怎么乖,让老公再疼疼!」

  李若雨捧着柳琇琳的丰臀,将美妇抬起,重重落下,柳女王心脏几乎被插了出来,魂飞魄散,再顾不上脸面,「哥哥……大巨龙哥哥……大鸡巴哥哥……你……你干死琳妹妹啦……不行了不行了……啊……啊!」

  柳女王这厢刚喷出阴精,忽听车窗一声脆响,不知是什么东西砸到了上面,大吃一惊,扭头向车窗外看去,不看则已,一看之下,惊恐万分,不顾蜜穴里正涌出的汁液,横卧在车座上,李若雨觉着奇怪,心说难道是她丈夫,那可是被捉奸在车了,也看了过去,只见夜色下,不远处走来一个少年,手里拎着两块石头,被刚下车的肖盈拦住,仔细瞧了瞧,呦,这不是正肏着的宝贝琳妹妹的好儿子吗?
  原来柳琇琳的儿子在PUB 玩到很晚,回到家门口却见一辆车停着,车身还不住晃动,看样子是有人在搞车震,车牌又不认识,想看个究竟可惜车窗贴着厚膜,男孩一向顽劣,在路边捡了块石头砸在车窗上,他可不知自己惧怕之极的那位大美人母亲刚刚被肏到泄身。

  李若雨不愿多事,将车窗降下少许,对肖盈说,「走吧。」

  男孩不依不饶,告诉喊道,「喂,你下来,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要不要脸?你他妈给我滚下来!」

  李若雨听他说得难听,还了一句,「这又没立牌子说禁止停车,禁止做爱,小孩子别多管闲事!」

  男孩闻言大怒,又要砸车,肖盈伸手捉住男孩手腕,车里的柳琇琳又急又怕,只盼着李若雨快走,却听儿子骂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对小爷耍横,你等着,让你迟不了兜着走!臭娘们,你敢拧我的手,哎呦,我草你妈!」

  李若雨平生最恨别人问候母亲,沉声叫回肖盈,升上车窗,翻了个身,压到伏着的柳琇琳背上,在美妇耳边低声说道,「宝贝儿,你儿子骂我,我不跟他一般见识,可你却要赔!」

  挺着巨龙,紧贴高翘肥臀,猛然插进湿滑蜜穴,等插到最深处,才吩咐肖盈开车,紧接着就大刀阔斧地干了起来,柳琇琳初始还不敢动,直到车子驶远才回过神,可这时小穴再次被巨龙插得又酸又麻,之前高潮戛然而止,蜜道受了惊吓缩得更小,偏偏又遇到李若雨那等旷世的巨龙,美妇两只小手紧抓着车座,咬着樱唇,一言不发,承受着越来越猛烈的肏弄,这回二人全无交流,闷声大干,直到柳琇琳被快感冲击得眼前一黑,晕死过去,李若雨死死顶着滚圆肥嫩的丰臀,大股的阳精喷到美妇体内,才算结束。

  李若雨整好衣裤,心想又得把柳琇琳弄到苏姀她们那里去了,不知女王醒来后会不会发疯,管她呢,再肏她两回,让她发疯的力气都没有。

  肖盈把车开到了别墅,李若雨抱起柳琇琳进了屋子,静悄悄的,几个卧室都息着灯,苏氏姐妹,黄蓉,祝姿玲都已睡去,把美妇放到主卧床上,解去衣物,男人搂着嫩滑的胴体,却没一点倦意,除了享受女人的时刻,自己已经没有太平日

子了。

  李若雨罕见地起了个大早,独自来到维森酒店大堂,找了个位置坐下,静静等待。果然,一小时后,接到了电话,不一会,石靖便到了。

  「都出来了?」李若雨问。

  「嗯。」石靖点了支烟,吐出大大的烟圈。

  「对方的人呢?」

  「好像也都放了。」

  「有信心吗?」李若雨忽然笑了笑。

  「不需要信心,只要给我机会,我把周老六的卵子捏碎!」

  「本来,我想事情慢慢做,等时机成熟再搞定,但似乎有人不想给我这个机会,那就先拿他开刀好了,你做好准备,面上一切如常就是。」

  「嗯。」

  见过石靖,李若雨回到恒信总部,员工们都还没上班,自己冲了杯咖啡醒了醒脑,今天一定会很忙,首先便是翁同死亡的事,现在消息该传出了,原本担心开发地块受影响,但自从见了陈老,这种担心就消失了,换来的是另一种恐惧,陈老为什么这样做?他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自己有什么是陈老那种身份的人所不能拥有的?总觉得,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事越来越怪异。

  九点钟,蓝雪瑛准时到了,一身白色洋装配着蓝家人独有的近乎白玉的肌肤,相映成辉。

  「呦,大懒虫,你居然这么早?怪事呀!」

  「我准备发愤图强,干一番事业了。」男人一本正经的说。

  「哼,你干点别的没准还成……」

  蓝雪瑛说完这句,李若雨就盯着美人的腰腿看,看到蓝雪瑛大小姐脾气即将发作,秘书室的电话就进来了。

  「李先生,有铁路警方的人想要见您,说是公事。」

  「知道了,让他们到我办公室来。」

  放下电话,蓝雪瑛皱着眉问,「你又惹事了?用回避吗?」

  「不用。」

  很快,三名警察走进办公室,报了身份,来自上海铁路警方。

  李若雨让人送了几杯茶,客套了几句,问道,「各位有公事找我?我一定尽力配合。」

  「李先生,您是否认识翁同翁局长?」

  「认识认识,算很熟悉了,我个人的一家公司与贵局有商业合作,打过些交道,怎么了?」

  「很不幸,翁局长在昨天不幸去世了。」

  「呀!这话儿怎么说的……正当盛年啊,难道是疾病?」李若雨满脸错愕。
  「嗯……李先生,不瞒您说,我们初步认为是自杀,但该走的调查程序还是要走的,我们来主要是想问问您,您与翁局长的接触多吗?最后见面是什么时候?」
  「最后?那我可得仔细想想,我们的接触不算太多,吃过几次饭,还有谈判时见过几次,最后应该就是在恒信这里吧,大概几天前,翁局长怎么能轻生呢?
  唉,世事难料……「

  话音未落,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金胖子带着几个人闯了进来,晃了晃脑袋,招牌式地眯着眼笑容可掬地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李若雨脸色不善,挤出几分笑容,「金组长,这几位是铁路警方的人士来询问些事情,还烦劳您等一等。」

  「不必不必,今后我跟他们就算自己人了。」

  金建中走到那几名警察面前,拿出张盖着猩红公章的文件挥了挥,「从即刻开始,凡与翁同相关所有事宜,都必须由我签字批准,所有调查都由我的组员接手,你们回去吧,还有,李若雨先生,我也要跟你谈一谈。」

  几名警察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反正不会是好事,因为那文件可假不了,万万惹不起,离的越远越好,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三步并作两步,片刻就没了影。金建中看了看李若雨和蓝雪瑛,「老弟,我是来跟你告别地,恒信调查组不是我的活了,这第三任组长很快就会跟你见面,祝你好远。」

  「哦,来就来吧,金兄,您另有高就小弟先行恭喜了,可还有什么需要?」
  李若雨面无表情的问。

  「有,肥鸡两只!」

  金胖子伸出两根指头,脸上的肥肉颤了颤,李若雨唤来秘书,「去买两只烤鸡,越肥越好,给金先生包上。」

  蓝雪瑛忍不住笑出了声,「金组长,您……您就这么喜欢吃鸡?」

  「当然!我准备先吃饱了肚子,再去找只猫。」

  「猫?」

  「是啊,猫,让它去把路上的耗子一锅端了,哈哈,哈哈……」

  金建中走了,蓝雪瑛瞪着大眼看向李若雨,「你在搞什么把戏?」

  「没什么。」

  秘书室又打来了电话,「李先生,有您的口讯,是位姓王的先生打来的,说是跟另一位古先生约您见个面。」

  「知道了。」

  蓝雪瑛撇了撇嘴,「是古正平和王佑疆吧?行啊你,现在混到他们的圈子里去了。」

  「我宁愿在表姐的身边混……」

  李若雨笑嘻嘻地走到蓝雪瑛身旁,少妇条件反射似的跳远了一步,双手抱胸,绷着脸问,「你干什么?」

  「表姐,我要你帮个忙。」

  「说说看。」

  「从现在开始,盯着华艺传媒的股票,推高他,透过别的公司尽量多地持有。」
  「你的目的是?」

  「我要进他的董事会。」

  「不太可能,华艺虽然是小盘,但你仅凭市场流通能拿到的不足以进入董事会,而且即使你进了,投票权也起不到决定性作用。」

  「很快我就会拿到华艺百分之十左右的原始股权,这样够不够?」

  「够是够了,可是那也不可能让你吞下华艺啊?」

  「嘿嘿,我就是要恶心恶心别人!」

  李若雨笑着离开,问了秘书约会地点,径直走了。

  柳女王自然醒了,当然,醒还不如不醒,望着窗前盈盈而立的苏姀,苏柔,祝姿玲,外加站在门口的黄蓉,美妇心头雪亮,这是又被小混蛋带到后宫来了,天杀的……怎么办?绝不能像上次那样狼狈,找了一圈衣服,只找到条皱皱巴巴的下裙,柳女王索性扯过被子裹在身上,昂头叫道,「看什么看!」

  苏姀一反常态,摆了副貌似端庄的造型,「五妹,要不要吃点东西,顺便帮你找件衣服?」

  「五妹?你疯了吧?」柳琇琳气得七窍生烟。

  「这不是,一二三四,你可不就是五妹吗?知道你不服气,我们很民主的,来,挑一个吧,你比得过哪个你就高升!」

  「我是柳琇琳!我用得着比吗?叫小混蛋来!」

  「就知道你会耍赖,妹妹,把东西拿来!」

  苏柔乖乖地递上个PAD ,苏姀摆弄几下,诡秘一笑,传出柳琇琳清晰的浪叫,
「老公……老公哥哥……若雨哥哥……呜呜呜……大……大……」

  苏姀随手按下暂停,笑吟吟地瞧着柳琇琳,柳女王面色发白,深知大字后面是什么,糟糕透顶,「五妹,还比不比?不比咱们姐妹几个就接着听!精彩极了。」
  柳女王怒极,事已至此,嗖地从被子里钻了出来,赤裸着雪白诱人娇躯,掐着拂柳般的细腰,叫道,「比就比,我柳琇琳这辈子也没怕过!」

  「呃,你准备挑哪个?」

  柳琇琳虽在气头上,但眼力还在,偷瞟了眼黄蓉那丰隆无比的前胸,这个不成,又瞧瞧苏姀苏柔,也不成,就是看着苗条的祝姿玲好像也比自己丰满,硬着头皮一指香江之花,「她!」

  祝姿玲又羞又恼,苏姀大乐,兴奋地嚷着,「乖玲玲,快脱快脱,她小瞧你哎!」

  「我才不要!」

  祝姿玲扭头便逃,一如既往地被苏姀抱个正着,熟练无比地扒去上衣,「柳老五,还用比吗?」

  其实柳琇琳虽不是豪乳,但一尺八的细腰配着34C 的罩杯,而且乳峰坚挺,乳头细小粉嫩,乳肉光滑雪白,漂亮极了,祝姿玲同样有着一对完美乳峰,就是略大了一个尺寸,毕竟香江之花是标准的模特身高,从比例上说大些也应该。
  柳女王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忿忿不平,房间内算上自己五人,个个是千万人中也选不出一个的绝世之姿,各有所长,各擅其芳,偏偏比的是胸,丢了面子怎么办?柳女王猛地想起一事,叫道,「且慢,不能你们说比什么就比什么!」
  「好,那你说比什么?」

  「若雨那小混蛋说过,姑奶奶我的那里最紧!」

  柳琇琳也真是豁出去了,说完之后满脸得意,苏姀却不干,「他真说过?哼,给他打电话,要他回来!」

  「打呀,怕你啊!」

  柳琇琳对自己窄小的玉缝极有信心,连连受挫的情势下终于看到了些曙光,焉能放过,然而苏氏姐妹身具活穴,祝姿玲紧窄不输柳琇琳且兼具回血妙用,虽未说出口,但都不服气,苏姀吵着要找李若雨,一旁的黄蓉终于开了口。

  「不用比了。」

  「比,为什么不比?」

  柳琇琳颇有破釜沉舟的意思,黄蓉淡淡回道,「我跟若雨只上过一次床,很不幸,昏的是他,还要我说说他怎么昏的吗?」

  柳琇琳,苏姀,苏柔,祝姿玲面面相觑,黄蓉见几女不再吵闹,指着柳琇琳说,「既然不比了,你,拍照,上墙!」

  杭州,西子湖畔。

  李若雨急匆匆赶到一间隐在红花翠树中的会所,转了几个折,一方小亭下,见到了古正平和王佑疆。

  「二位兄长,久候久候,来得迟了,莫怪。」

  「咱们兄弟,怪什么?平哥正泡着好茶,解解渴。」王佑疆笑着说。

  「你就是耐不住性子,这茶道最是磨人,好好学学。」

  「平哥又教训我了,小弟这就给您沏茶。」

  李若雨连忙接过王佑疆手中的茶具,倒了一圈,吃了几块茶点,说起正事。
  「古兄,王兄,你们这次专程来看小弟,小弟也就不客套了,上次所说私募基金的事我早该回话,可惜杂事繁多耽搁下来,现在终于腾出手,可以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作了,不知古兄的意思?」

  古正平点点头,王佑疆笑道,「那就定了,平哥四成,我和若雨每人三成,名字就叫天玺私募。」

  「好,我安排一家巴拿马的公司出资。」

  「都是如此。」

  「若雨,天方的马银铁了心要把他的金融工具做大,银行肯定不会在边上看着,所以央行和证监会那里只有蓝姨才能通融,只要咱们抓住这点,马银就绕不过咱们。」

  「放心,我会处理,但古兄,有件事我得说在前面,马银手中有华艺传媒百分之十的股权,我十分需要他转让给我,溢价没问题。」

  王佑疆看了眼古正平,「若雨,你要一统娱乐圈?」

  「共赢,共赢嘛!」

  李若雨哈哈一笑,古正平喝了口茶,「马银是聪明人,孰轻孰重分得清,只是你搞华艺,恐怕有人会不高兴。」

  「古兄,那位不高兴的人也懂得孰轻孰重吧?呵呵。」

  三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笑声传到小亭外,西湖边,好远,好远。

  傍晚时分,李若雨赶回上海,见过古王二人,男人的心情轻松了许多,万事开头难,只要脚迈出去了,就一定能走出条路。方美媛发来了行程表,男人这才记起昨天答应过邵雪芝见面,想在与那秀雅无双的美妇在香港的经历,李若雨不禁心痒起来,没准今晚有机会一亲芳泽,试试邵雪芝的小穴。

  车子来到香格里拉酒店楼下,李若雨进了大堂,向前台要了邵雪芝留下的便条,上了二十二层,敲了几下十八号房间的门,门开了,穿着白色中式开衫,淡黄长裙的邵雪芝带着春风般的笑容出现在男人眼前。

  「李先生,快请进。」

  李若雨走进房间,是间普通的套房,外间摆着张餐桌,桌上放着精致的菜点,还开了一瓶红酒,气氛十分温馨。

  「李先生,真抱歉让您辛苦,本想请您在外面用餐,可实在怕索要签名合影的人打扰,所以就在我住的地方备了些,您别介意。」

  李若雨哪会介意,高兴还来不及,小小套房孤男寡女,外加醇酒美食,不发生点什么也说不过去。

  「邵小姐,不好意思的是我,秘书昨天才告诉我,否则怎能让您请我?在上海该我做东才对。」

  「您客气了,快请坐吧,不知合不合您胃口。」

  邵雪芝全无那日

挑逗李若雨时的骚媚,举止优雅,清俊的脸上带着淡淡笑意,只有眼角那一丝鱼尾画出万种风情。

  「李先生,这酒是法国一个不太有名的小酒庄出的,但很不错,您尝尝。」
  李若雨喝了一杯,果然,口感颇佳,但后劲十足。

  「邵小姐……」

  「叫我芝姐好了。」

  「芝姐,您儿子的事不用劳神,让我公司给他几个合约,再说您的儿子怎会差?」

  「李先生,那我谢谢了,来,我敬你一杯。」

  不一会,一瓶酒被邵雪芝温声软语地劝到李若雨肚里,男人有些头晕,不料邵雪芝说着说着情绪低落,眼圈泛红,跟在香港的家中一样,哭了起来。

  「李先生,不怕您笑话,我一个女人家,又一把年纪,还要每日

为了老公儿子奔波,真是命苦。」

  「芝姐,别这样说,您名满华夏,都称您为不老女神。」

  「女神……女神有什么用?我……我恨不得死了算了……呜呜……」

  李若雨连忙拿过纸巾,把邵雪芝扶到沙发上坐下,擦了擦泪水,问,「芝姐,到底有什么难处,跟我说说,也许我帮得上。」

  「不……算了……呜呜……」

  邵雪芝白嫩的小手抓住了李若雨的衣襟,头一偏,靠在男人肩头不住抽泣,淡淡幽香飘进男人鼻内,掺杂着酒意,李若雨的头晕得更厉害了。

  「芝姐,不要哭了!你一定要讲,讲出来!」

  「唉……也罢,我丈夫在香港赌马输了好多钱,欠了财务公司的账,我没办法只好四处接商演活动,可凑来凑去还差一些,你知道的,会有饭局酒会找我,为了赚钱我也就去了,可……可那些人就只想占我便宜,若是……若是都跟你一样年轻英俊我忍也罢,可……可都是些又老又丑的老男人……呜呜呜……」
  李若雨听的心花怒放,原来自己可以占便宜啊,「芝姐,你说还差多少?」
  「两百万。」

  「小事。」

  李若雨刷刷地写了张支票递给邵雪芝,邵雪芝连连推迟,不肯收下,推来推去,美妇的上身几乎钻进了男人怀里,男人早就想吃了美妇,岂能放过,搂着美妇的细腰扑到沙发上。

  「李先生,李先生,不可以,不可以,我们不能这样子……」

  邵雪芝妖媚地扭动着娇躯,眼睛却向房门看去,心里暗骂,「那个天杀的怎么还不来?再不来你老婆要吃亏了,支票还没换,这时候翻脸他反悔怎么办?呀,糟了……」

  李若雨对付女人经验十足,没等邵雪芝反应过来就已把美妇衣内的胸围扯掉,一把抓住滑腻挺耸的乳房,没有任何失望,丰满,坚挺,乳头很小,完全不似一个熟年妇人。

  邵雪芝正思量着到底要不要拒绝,忽觉下体一凉,长裙也被男人撕了下去,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被大字分开,一根无法形容巨大的神物气势汹汹地抄腿间顶去,若非还留着件蕾丝内裤,已然失身,饶是如此,巨龙隔着蕾丝顶在穴口,邵雪芝也感觉晕眩,暗叫,「终日

打雁,今日

栽了跟头,就……就让他吃次甜头?
  真大,太大了,也不知插进去是什么滋味。「

  美妇悄悄搂上了男人长腿轻摆,圆鼓鼓的肥臀微送,李若雨的巨龙挑开蕾丝,刺在布满雨露的蜜唇上,眼看着巨龙入海,长车入巷,吱呀!套房的门开了。
  「住手!你们在做什么?」

  李若雨吓了一大跳,抬头一看,又是邵雪芝的那个老公,慌忙去提裤子,哪知邵雪芝嘤嘤而泣,「老公……他……他……呜呜……」

  「姓李的!我太太好心请你吃饭,没想到你竟然非礼,报警,我要报警!」
  李若雨别提多尴尬,只听邵雪芝说,「老公,算了,他还年轻,一时冲动罢了,李先生,你先走吧。」

  李若雨在邵雪芝丈夫的怒视下逃离了套房,出了酒店,坐上车苦笑了阵,晚风吹过,头脑清醒了些,猛然惊觉,想起祝姿玲曾说邵雪芝与常人所认为的不同,靠,这娘们不是在玩仙人跳吗,纯粹一骗子啊!奶奶的,此仇不报,誓不为……男人!

[ 本帖最后由 zhujuno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blueteethguy02 金币 +118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blueteethguy02 原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blueteethguy02 威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