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评語: 【作者区管理员温馨提示】        
                        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4/07/9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462
               第六十六章

  「媛媛,好了吗?」我闭着眼睛坐在床上,屁股下的席梦思坐垫很舒适,但现在我却无暇顾及这些,有些坐立不安的听着屋内的动静。

  「还要等等,别急哦。」白莉媛娇糯动听的声音在附近响起,我可以肯定的是她就在屋内,因为那股独特的体香不断的飘入我的鼻中,伴之而来的是悉悉索索的衣料抖动声,偶尔还有鞋跟踩在榉木地板上的敲击声。

  今天是元宵节的晚上,按传统来说是过年的最后一天了,所以我早早的就开车回到了鸟山镇,因为这里有我最爱与最亲密的女人。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是相传多年的佳话,在远离城市的乡村更是保持着看花灯、猜灯谜的习俗,鸟山镇作为一个旅游景点自然不会欠缺,我与白莉媛携手游玩了2 个多小时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家中。

  但精力旺盛的白莉媛好像丝毫不觉得累一般,一进屋就把我拉进房间里,我自然知道这举动背后的意味,但她却要求我闭上眼睛不得偷窥,所以我只好乖乖的坐在床边等待接下来的剧目。

  不过,可以相信那剧目绝对精彩,想到此处我嘴巴不由得展露一丝微笑。
  「好啦,你可以睁眼了。」白莉媛用一种娇滴滴的语气欢欣的道。

  我闻声睁开了闭合很久的眼皮,屋顶新换的白炽灯泡发出雪亮的光线,洒在中间那个巧笑嫣然的绝代佳人身上。

  白莉媛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不,或者应该说是一个年轻20岁的她站在我面前。

  一条款式简洁的白色亚麻连衣裙罩在她身上,有些泛黄的面料显示这条裙子已经不是初次覆盖在女主人身上了。两截优美的锁骨与一段雪白的胸脯在圆领下呈现,那丰腴饱满硕大的双丸在略薄透明的布料下方凸显,透过布料我可以窥见两粒如少女般粉红的小樱桃,与完全裸露在外的细长白胳膊同样诱人。

  她纤细的腰身被裙子包裹得紧紧的,或许可能是有些过紧了,可以觑见亚麻布下略微坟起的肥白滑腻小腹。两条腴白修长结实的大腿在百褶裙摆下方隐约可见,再下去是两条又细又长的秀美小腿,只是此刻这两条长度令人惊艳的白腿上却多了一层皮肤,一条雪白的玻璃丝袜从裙摆下方开始延伸,从纤巧的足踝直到那双带绊带的红色低跟凉鞋中,裹在白丝袜中的如月足弓微微翘起,工字型的红色绊带在雪白的脚面上尤为显眼,使得那双玉足多了几分俏皮的味道。

  她那长至腰间的酒红色大波浪卷发此刻却向前梳着,分成两大缕长长的马尾挂在胸前,马尾中间用素白色绢带的打了两个大大的蝴蝶结束住,不着一丝脂粉的玉容素淡清新可人,一对翦水秋瞳里的目光不同往日

的温柔恬静,却多了几分顽皮与热情,丰润的双唇带着自然光泽的粉红色,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喜欢吗?」白莉媛用一只脚踩地做轴,轻轻提起另一只脚在原地转了个圈,着力点的脚尖在红鞋子内弓了起来,亚麻白裙子的裙裾随着身体的旋动扬了起来,两条裹着雪白玻璃丝袜的笔直纤细的大长腿在面前舞动着,就像一只姿态优雅的天鹅。

  「喜欢,超级喜欢。」我喃喃自语道。白莉媛这身打扮,再加上她保养得宜的容颜,从神态气质上无比像是回到了十八岁的年纪,而且这套衣裙与家中主卧室大床上方那副画像的少女隐隐吻合。

  「这条裙子在老家放了这么多年,居然颜色还这么新,真难得。」白莉媛的纤手轻提裙裾,两条笔直纤细的大长腿踩在红鞋子,以一种欢快热情的脚步走近梳妆台,她颇为自赏地看着镜子中那个自己,美得就像一只骄傲的孔雀。

  原来白莉媛回家后捣鼓了大半天,还让我闭上眼睛就是为了这条裙子。当她在老衣橱的角落找到裙子时,还带着意外的惊喜告诉我,这是大舅舅在她高中最后一年时的给买的,也是她拥有的第一条属于自己的新裙子。

  「真讨厌。」白莉媛突然对着镜子皱了皱好看的细眉,撅起嫩红的小嘴嗔道。
  「什么时候我这肚子上的肉能减掉点吖。」看着她纤手轻抚在小腹上面,一脸小女孩发脾气的娇憨模样,我心中不由得火热起来。

  「你一点都不胖,我就喜欢这样的。」我移步到她身后,双手从后方绕前将那具诱人的肉体纳入怀中,双手不偏不倚的盖在她丰腴的小腹上。我痴迷的抚摸着亚麻面料下娇嫩滑腻的肌肤,那充满弹性的触感让我身上一处地方隐隐抬头。
  「唔……」白莉媛好像很享受我这种霸道十足的搂抱,她微微合上扇子般的浓密睫毛,身子向后稍稍斜倚在我胸膛上。

  「你呀你,老是用甜话儿哄我,哄得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白莉媛伸出一只光滑纤细的玉手向后抚摸在我的脸颊,她的五指都涂了粉红色的指甲油,就像春天的樱花花瓣般柔美。

  「你是我的女人,记住这一点就足够了。」我沉声道,俯下嘴轻吻在她白玉般光洁的脖颈上。

  白莉媛有些怕痒的缩了缩脖子,但她却没有躲开我的意思,任由我用自己的长舌在上面舔着,在那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行透明的口水痕迹。

  「嗯……坏蛋。」白莉媛口中发出一声轻吟,她玉石般雪白的脸颊上多了两道酡红,这么近距离的肌肤相亲,耳鼻中充溢着她独特的体香,让我胯下那只巨茎蠢蠢欲动,隔着裤裆顶在那亚麻百褶裙下丰美肥硕的屁股中央。

  白莉媛反手一把抓住了那作恶的根源,纤长的手指隔着裤子轻轻抚摸着里面的巨茎,但那头昂扬的野兽并未因此而平静下来,反而越发躁动不安的将裤裆顶得高高的。

  「今天说好了,你得乖乖的听我吩咐。」白莉媛脸上带着有些顽皮的笑意,她转身一把将我推倒在那张雕花木床上,然后缓缓的走到我的面前,双膝分开我的双腿,跪坐在我的胯间。

  这时她居高临下,那对裹在亚麻布料内的丰腴双乳就像两颗熟透的木瓜般吊在我眼前,不过裙子领口本该露出的深邃乳沟却被那两缕酒红色的长马尾给遮住了,带波浪卷的马尾上绑着的素白丝绢蝴蝶结一晃一晃的,跟她眼中荡漾的似水般的柔情蜜意相映成趣。

  很快我眼前一黑,那两缕浓密顺滑的马尾甩在我的眼皮上,然后两片温润湿热的红唇带着诱人的香气盖在了我的嘴上。我张唇含住那柔软娇嫩的小嘴,她的齿关很自然的向我开启,对方回应我的是一条溽热灵动的香舌,我们口齿交接相互交换着舌头与唾液,一个礼拜的分别让彼此的肉体都极为渴望,毫无掩饰的向对方索取着情感上的慰藉。

  我贪婪的吸取着白莉媛檀口中香甜的津液,饱尝着她温暖滑腻的颀长香舌,同时一只手却朝她胸前那丰硕的隆起探索去,没想到一伸手却被白莉媛个抓住了。
  「要听话哦,只能我动手,你不许动。」她抬起臻首,脸上带着调皮的笑意对我摇摇头,目光里带着说不出的狡黠与灵动。

  然后她再次俯身,不过这回那对湿润的樱唇却落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后缓慢向下方滑去,我感觉那湿漉漉的香舌就像一只小虫子般在我皮肤上爬动,弄得我浑身痒痒的,却又说不出的舒服。

  白莉媛纤手解开我衬衫的纽扣,她的溽唇在我的强壮的胸肌上回转停留,灵巧的香舌时不时的在我的乳头上轻舔一下,细白纤长的手指在小腹周围的那一大片浓密的体毛中搔弄一下,看到我身体敏感的自然反应,一串银铃般的轻笑就会从她口中传出。

  很快,我的裤子就被解开了,白莉媛的香舌与细手顺势游动到此,那条内裤下方压抑了许久的巨茎傲然挺立在空气中。她轻揉着我肥硕的睾丸和又粗又长的巨茎,看着我散发出浓烈雄性气息的龟头,白莉媛的眼眸闪烁着迷濛的光华,似恨不得一口将他们吞下。然后她抬起臻首给了我一个无比妩媚的笑容,紧接着她俯身向下一噙,将我昂扬的硕大阳具纳入了口中。

  我顿时感觉自己的巨茎进入一个温热湿滑的洞穴中,白莉媛的口唇技巧比起初次时明显进步多了,她努力的张大紧窄的口腔含住了我肥硕的龟头,滑嫩香软的舌尖放肆地裹弄着我的马眼,随着我的阳具不断的深入,她鼻腔发出急不可耐的娇涩鼻息。

  「呜呜……」白莉媛开始用滑腻的手指握住我巨茎的根部,她开始尽量放松自己的口腔滑肌,让我粗长壮硕的阳具深深的嵌入咽喉,直到我的龟头顶在她滑腻的喉壁位置,然后再略带喘气的缓缓吐出,生怕我的巨茎在喉咙停留太久呛到。
  「哦……」我忍不住呻吟出声,白莉媛的口舌服侍太甜美了。

  「媛媛,慢一些,你这么咬会把我给吸出来的。」她开始上下摇动着臻首,嫣红的小嘴如蜻蜓点水般地快速套弄着我的巨茎,那具紧窄湿润的口腔就像蜜穴般收缩压榨着我的阳具,一阵阵极致的快感从胯下传至我的全身。

  白莉媛一边吞吐着庞然大物,一边媚眼如丝地娇嗔道:「臭石头,人家就是想要把你咬出来嘛……谁知道你这几天在城里有没有瞒着我偷吃……」

  「这个绝对没有,梅姨一家人都在,小瑾又生病了,我怎么可能……」
  「口说无凭,你要以身作证。」白莉媛嘴里娇嗔啐骂,却又无比温柔地深深含住我的巨茎整个地吞进去,卖力的舔吮着我的肉茎,以舌头挑动硕大的龟头。每次深入的时候,香腮都凹陷下去,再加上她努力抬起臻首,那梳在脸颊的一对柔顺马尾扫动在我的大腿内侧与卵蛋上,秋水双瞳般的眸子又姣又媚的看着我,偶尔我的龟头触及她喉咙深处,她不由自主的泛起白眼,那种清纯与妖媚混合在一起的性感让我爽到极点。

  眼看着自己的下体膨胀到了极限,将近到达喷发的边缘时,白莉媛却很适时的松开了喉咙。

  「别心急哦,小石头。」她玉脸上似笑非笑着,以一种无比慵懒的姿势一步步向上爬去,她分开两条又长又直的大白腿,撩起的裙摆下方居然一片白花花的,那条亚麻裙子里竟然什么都没有穿,丰腴滑腻高高鼓起的白桃蜜穴直接暴露在灯光下,那穴口沾着透明黏液的花瓣出卖了她的情欲。

  白莉媛脸上夹杂着几分羞涩,她轻咬着鲜红润泽的樱唇,美目中湿润得好像要滴出水来。一只白皙纤细的小手抓着巨茎顶在湿漉漉的蜜穴上,让胀得紫红硕大的龟头在花瓣上研磨再三,才银牙一咬,肥白丰腻的屁股用力向下一沉……
  「噗哧」一声,我那根粗如儿臂的巨茎渐渐消失在白桃蜜穴中,巨茎从那个湿滑的腔道里出来没多久,又进入了一个更加紧窄的花径中,顺着熟悉的方向一直向内进发,阳具在途中碾压过无数的细微肉褶,最终抵达那团柔嫩滑腻的花心处。

  花心被我的巨茎所占据,硕大的龟头在那团嫩肉中钻动着,强烈的快感让白莉媛高高在上的胴体浑身哆嗦,原本已经积蓄已久的情欲又更上了一层,她的花径内壁开始收缩缠绕,腔道内部分泌的液体源源不断的浇灌在茎身上,让我阳具的进出更加顺畅与自然。

  在这张柔软的雕花木床上,白莉媛双脚分开踩在我的身体两边,完美无暇的胴体骑在我的身上,胯下的白桃蜜穴不断的吞吐套弄着我的阳具。她玉足上还穿着那双绊带红鞋子,裹在白丝袜里的修长美腿以蹲着的姿势折叠在一起,从我的角度看上去又长又直,她的百褶裙据随着臀部动作掀了起来,露出丰腴饱满细长的大腿根。

  我惊奇的发现,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穿着裤袜,那光滑如另一层皮肤的白丝袜长度只到大腿根部,末端是一圈很华丽的蕾丝花边,然后花边上用两根蕾丝吊袜带扣住,蕾丝吊袜带的另一端连接到她白腻腹部下方穿着的紧身撘上,紧身撘是一圈同样装饰着蕾丝的腰带,除此之外她的下身与两腿之间不着片缕,大片白花花的嫩肉完全暴露在外。

  「媛媛,这就是你要给我的惊喜吗?」我一边向上挺动着阳具,一边伸手抚摸在她穿着白色吊带袜的丰腴大腿上。

  「嗯,谁叫你老爱撕人家的丝袜,我还不是为了让你这粗暴的家伙省省事。」白莉媛纤腰摇摆着,嘴角含春的道。

  她的娇嗔让我欲念更盛,吊带袜的好处就是可以不褪下丝袜交欢,虽然白莉媛有两条得天独厚的大长腿,但穿上这白丝吊带袜却另有一番韵味。她的妆容和身上的连衣裙都透露着纯真的少女情怀,但那裙裾底下的长腿上却系着华丽的蕾丝吊带袜,这种强烈对比下产生的反差形成了极大的诱惑力。

  白莉媛素净的玉脸上带着少女般的娇美,两缕长长的酒红色马尾随着身体的跃动在胸前不断甩着,那裹在亚麻布料里丰腴浑圆的玉乳在我眼前跌宕起伏,马尾上系着的素白丝绢蝴蝶结不断的甩动,好像两只真正活起来的大白蝴蝶般,在丝绸般顺滑的酒红色长卷发间舞蹈着。

  而在这一切的底下,那两条系着蕾丝白色吊带袜的长腿正有节奏的屈伸着,带动着除了蕾丝紧身撘外一丝不挂的腴白丰腻美臀上下抬起坐落,而在这些纯洁而又华美的白色之间,只有我下体茂密而又卷曲的黑色耻毛,已经毛发从中那根粗如儿臂长度惊人的阳具,此刻这根血脉膨胀青筋竖起的巨茎正不断被一具丰腴白腻饱满的蜜穴吞吐着。

  那具白桃般丰腻的蜜穴上水光荡漾,被巨茎的硕大体积挤压得向外翻出的鲜红肉唇与娇嫩花瓣随之开合不断,每一次套弄都带出更多的透明液体与分泌物。我的巨茎被她的蜜唇花径和腔壁愈夹愈紧,慑于我阳具惊人的长度与体积,她每次都不敢全根坐下吞入,至少要留三分之一的分量在外面。即便如此,我的巨茎每次挤开她花径的腔壁,都可以将那些复杂丰富的肉褶熨开,茎体与嫩肉的相互摩擦带来极大快感,随着茎体与蜜穴之间的动作,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

  白莉媛的妖媚神态让我不禁血脉贲张,开始挺动屁股不停向上顶着大肉茎,配合着她起伏不定的套弄,口中忍不住问道:「媛媛……你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穿的……穿去学校吗?……」

  「嗯……是吖,不过,那时候可没有这种袜子可穿,我们穿的都是白色短袜,而且每天夜里都得洗了晾干,不然第二天就没得换了。」白莉媛沉浸在我大肉茎带来的快感中,一边努力思索回忆道。

  「那学校里的男同学不是太有眼福了,他们看到了不会对你想入非非吗?」我口中说出的话越来越带邪气,但却是心中真实的想法,每一个男人都会这么想的,尤其是在你拥有这么一个美艳的尤物之后。

  「这我哪里会知道呀,何况他们爱怎么想,我也管不着呢。」白莉媛已经习惯了我这种略带调情意味的质问,她话音里带着一股柔柔腻腻的味道。

  「我要是你的男同学,当时肯定要把你追到手。」我一边喘着气一边略带酸味的说着,同时加大了下身向上顶动的力度。

  「吖……哈哈,好吧。我亲爱的岩同学,你现在不是已经达到目的了吗?」白莉媛给了我一个无比妩媚的眼波,好像对我大呷其醋的表态感到很愉悦。
  但我此时已经开始报复性的加快挺动的频率,大肉茎每次都能深深地抵达花心,这种极致的刺激让白莉媛娇躯乱颤,花蜜不断流出,顺着阳具流到了我的腹部和卵蛋上。她的双腿明显有些软了下来,只好轻咬着娇艳的下唇,一对纤手撑在我坚实的胸肌上,努力忍耐着从蜜穴花径里传来的阵阵麻痒感。

  「还远远不够,我要把这十几年的时光都找回来,那是你欠我的。」我有些咬牙切齿的表达着自己的占有欲,不需多做掩饰隐瞒,因为我们共同经历了太多的风雨,在心灵与肉体上都没有任何隔阂。

  我看她两条大长腿开始打颤的样子,知道她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遂两手紧挨着白莉媛腿弯处伸进,探入其后,手掌握紧丰腻肥嫩的两瓣白臀,五指陷入滑腻柔软的臀肉之中,起身用力一带,就将白莉媛娇躯整个地抱了起来。

  「吖……」

  白莉媛发出一声娇呼,她正自春心勃发激情荡漾,我突然发力,让她措手不及,顿时玉背后仰,向后跌去,于是本能的将双手揽在我脖子上,胸前狠狠的撞在我身上,紧紧相贴,一对包裹在亚麻布料里丰满娇挺的圣女峰也被压得变了形,感觉有两粒温热滑腻但却十分坚硬的小葡萄顶在了我的胸前。

  「唔……好吧,反正我就这么一个人,你爱怎么弄就这么弄吧……吖。」白莉媛一边细细喘着气回答着,一边却忍不住娇吟了起来。因为此时我下体的巨茎已经开始有节奏的顶动着她的花径,我将阳具卡在白莉媛幽谷蜜道之中,手上用力狠捏着雪白丰腻的臀肉,开始抱着她在房间里四处走动起来。

  我赤裸着全身就好像天神一般高大俊美,而怀中所抱的白莉媛却像个小女孩般,她身上穿着的亚麻布连衣裙已经在先前的运动中有些皱了,两条穿着白色蕾丝吊带袜的大长腿在我的臂弯中一颤一颤的,带动着玉足上的绊带红鞋子不住的跳动。

  「那你坦白点说,在我爸爸之前,你有没有喜欢过其他男的。」我把嘴巴贴在她白皙纤细的耳朵旁问道,同时双手托住那两瓣丰腴肥美的大白臀,疯狂的耸动起来。

  「讨厌,哪有这样问人家的……吖」白莉媛被我如此直率的问题弄得大羞其耻,原本洁白珍珠般的耳根都红透了。

  「实话实话,不准隐瞒。」我沉声道,故意装出很在意的样子吓唬她。
  「吖……你这个魔王……我说……我说了,好吧。」白莉媛细细娇喘的答道,她对于我的蛮横霸道已经越来没有抵抗力了。

  但这句话说完后,白莉媛却迟迟没有发声,她紧紧咬着鲜红的下唇,好像有些难以启口的样子,又像是在努力忍受我大肉茎在蜜穴里的肆虐。

  「你不会要想说,你喜欢的人是郭奇吧?」我有些不悦的问道。

  「他?怎么可能,郭奇是有追过我,但我一直都当他是年龄大一点的朋友而已。」白莉媛见我脸色不对劲,立即很坚决的否认了我的指控。

  「那还有谁?你快说。」

  我进一步的压迫她,同时脚下不停的在房间内移动着,顺着步伐带动粗壮的肉茎在雪白的臀缝间进进出出,显得淫荡非常。白莉媛来回被大力托起再放下,裹在亚麻布料里的肥硕丰乳上下摆动摇曳,穿着白丝吊带袜的笔直大长腿盘在我腰间,身体不由自主的随着我上下翻飞,她只得将我的头紧紧搂在酥胸前,借以维持平衡。

  「吖……好吧,我说,我说就行了吧……」

  白莉媛受不住我口中与下体的同时袭击,她努力娇喘着想要从巨茎冲击的夹缝中获得喘息机会,但却被我一阵阵无情的抽动给打断,犹豫再三她才开启樱唇道:「小时候,我……我曾经暗恋过大哥。」

  「大舅舅?」我有些吃惊的反问,这个答案的确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但好像又比较合情合理,因为大舅舅年轻的时候的确是个美男子,不过那时候他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吧。

  「嗯……大哥他大我二十几岁,从小我就觉得他是最英俊的男子,而且又很有才华,但却十分的忠诚,多少女孩子对他倾心不已,但他却只爱嫂子一个。」白莉媛好像陷入了回忆中一般,她娇艳的玉脸上浮起了憧憬的神色,那对翦水秋瞳隐隐泛着青春少女般的光华。

  「那时候我就老想着,自己能够快些长大了,好嫁一个像大哥那样成熟儒雅、从容不迫的男子。」

  我心中略有所动,自己怀中这个美艳的尤物其实也是个普通的女人,她跟其他人一样都有过豆蔻般的少女情怀,也同样对男性有过差不多的期望。不过让我欣慰的是,白莉媛少女时期幻想的男性并不让我反感,还好不是郭奇那个猥琐的小人。

  「怎么了,你是不是吃醋了?」白莉媛敏感的发现我的沉默,她用十分温柔的语气轻声问道。

  「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可惜不能早点跟你在一起。」我摇了摇头,把前面的想法都抛出脑海。

  「傻瓜,我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白莉媛好像读懂了我心中的想法,她湿热的香唇吻在我的额头上,像母亲更像妻子般柔声安慰我道。

  是啊,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白莉媛过去的人生我是来不及,也没有条件参与。但现在这个美丽的女人活生生的在我面前,她这么的爱我,我何不好好的珍惜与爱护她呢,把握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哥哥。」一声甜中带糯的娇吟把我唤醒,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白莉媛那如花瓣般鲜红湿润的双唇,她目光中带着湿漉漉的腻意与柔情,然后又复述了一次那个荡人心魄的称谓。

  「哥哥,好好爱媛媛吧,媛媛永远是你的哦。」看着这个风韵十足的美熟尤物用少女般的口吻喊着我,我浑身顿时像被点燃了般灼热不已。

  「媛媛,你是我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我口中狂呼着,抓在她丰腻肥美的大白臀上的双手更加用力了,下身那根大肉茎也加快了耸动的频率,「噗嗤……噗嗤……」的声响在房间里反复回荡。

  白莉媛被我这一顿疯狂的抽插弄得浑身巨颤动,她紧闭着美目,樱唇喘息不止,两条白胳膊紧紧搂住我的脖子,仰着修长白皙的脖颈承受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

  「媛媛是你的,妹妹也是你的,好好插媛媛吧,让妹妹舒服。」耳中听着她如泣如诉的表白,我的整个头都埋在白莉媛的饱满肥硕的双乳之中,像个野兽一样拱来拱去。虽然隔着一层亚麻布料,但我仍能感受里面那两颗圆鼓鼓、硬梆梆的凸起,我的磨蹭让白莉媛更加难以自禁,她极度享受般的开始主动迎合我,在不知觉间深陷情欲,难以自拔。

  我走动步行的节奏带动着深入她体内的阳具,我们的性器不断的撞击在一起,那种深入的程度远比在床上的时候,巨茎带动硕大的龟头深深的插入白莉媛的花心伸出,那团滑腻娇嫩的美肉受刺激下将巨茎夹的更紧,春水也从幽谷花径里汩汩流出,夹杂着她身上愈来愈浓重的体香,更加刺激着我用力的玩着她丰满圆润的粉臀。

  「哦……媛媛,哥哥插得你舒服不,喜欢被哥哥这么弄吗……」

  白莉媛为了迎合我也已变得狂乱,她不住娇喘地道:「吖……哥哥……舒服……媛媛好舒服……吖……」

  白莉媛蜜穴被摩擦的快感不断升温,春水不受控制的一股一股的流下,在这淫靡的气氛下,将这一场性欢渐渐推向高潮。

  我感觉白莉媛蜜穴里流出的液体已经快把我的下身打湿了,她已经在我的手臂中到了两次小高潮,我下体耸动的节奏却依旧没有放缓的迹象,白莉媛口中的呻吟越来越娇糯,也越来越带着腻意,手臂中的女体越发的沉重。我一边保持着顶动着下体,一边移动到了梳妆台前,将白莉媛轻置在那张春凳上。

  「媛媛……来,哥哥换一个姿势插你,让你享受最大的快乐……」

  已经水乳融洽的白莉媛怎么会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尽管表面上她还是装得有些羞涩的样子,但她的内心还是有种跃跃欲试的兴奋。她玉手抓住红木梳妆台的边缘,穿着白色蕾丝吊带丝袜的双膝跪在色泽古旧的春凳上,纤细修长的腰身矮矮的向下弯曲,略带娇羞的把那具丰腴圆润挺翘的雪臀呈现在我眼前。
  我调整了下自己的位置,站在她后面用双手把住她纤细柔腻的蜂腰,把大肉茎对准早已春水花蜜孱孱的蜜穴,「噗滋」的一声用力地插了进去。

  「嘤……」

  白莉媛喉头里发出一声柔柔腻腻的轻吟,她感觉身体就如同被长矛贯穿填满一般。我抽动刚开始,白莉媛的腰也配合着前后摇动着。我从腋下伸过双手紧握住丰满的乳房。我的手指忽然象揉面一样用力抓捏丰乳,令白莉媛顿时感到爽得飞上了天,呻吟也逐渐升高,深入体内巨大肉茎的早已被春水花蜜淹没了,白莉媛的体内深处发出了春水花蜜汗黏膜激荡的声音和不时传出肉与肉的撞击的「啪啪」的声音,我配合节奏不断的向前抽送着。

  我站着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见梳妆台上的镜子,圆镜中映射出两具颜色各异的肉体,一个遍体雪白丰腴的妖娆妇人正俯身于梳妆台前,她酒红色长卷发分成两缕马尾挂在胸前,分别用素白丝绢蝴蝶结束缚着,若是单看她娇美如同少女的容颜,很难想象她的真实年纪已经足以做身后男子的母亲。而她身后站着的那个体型高大的男子,有着一张胡须浓密、棱角分明的英俊面孔,浑身凸起的肌肉好似天神般雄伟,因为先前剧烈的肉体交换,一层汗液让他全身滑亮得好像多了一层光晕,更加突出显露出强烈的雄性气息。

  男子长满浓密体毛的小腹正不断的撞击着妇人的丰腻雪臀,妇人身上的亚麻裙子已经在前面的嬉戏中松开了拉链,现在更是从背后整片的裂开,露出羊脂白玉般的优美腰线,她身上仅余堆在腰间的裙子,以及依然穿在脚上的白色蕾丝吊带袜,随着男人的臀股不断向前挺动,大腿内侧肌肉不断拍打在妇人雪臀上发出啪啪声响,硕大的阳具飞快的穿刺于她的花径中,带出大量芳醇浓厚的透明花蜜,飞溅在男人的大腿和小腹上。

  「吖……不行了……喔……哥哥……你要弄死媛媛了……吖……快……好难受……吖……别停……」

  不知为何,被我以这种小狗般交合的姿势奸淫的时候,白莉媛的反应都比平时更为热烈与敏感,这种带着羞耻的刺激让她春水花蜜汹涌,她细长的白胳膊按在梳妆台上,修长纤细的腰身想要折断般向下弯,雪白优美的背部中央现出一个小小的凹窝,更加突出了高高翘起的满月般丰满白臀。

  她柔媚的呻吟声更加使我疯狂,我双手扶着白莉媛的臀部,疯狂地将肉茎从后方快速地插入白莉媛的蜜穴里猛抽狠插着。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趴在梳妆台上的白莉媛流露出类似哭泣的欢愉叫声。她的体内不断地被巨大肉茎贯穿着,下体的快感又跟着迅速膨胀,加上全是汗水的乳房,不时的被我从背后揉搓着,跪在地上的白莉媛双手用力支撑着梳妆台,全身僵硬地向后挺起。

  看着白莉媛的美熟尤物露着白花花的肉体,摆出这个小狗般无比羞耻的姿势,任由我的大肉茎在她白桃蜜穴内抽插,她还时不时发出小女孩般的柔腻呻吟,那口口声声的「哥哥」让我有一种错乱的刺激,再加上生殖器、视觉、听觉的三重享受,让我的阳具膨胀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我跪在白莉媛身后,拼命向前耸动屁股,狠狠的在白莉媛的蜜穴花径抽插,活塞式的抽插运动把一股股汹涌的熟女尤物花蜜爱液带出小穴,弄得四散飞溅,白莉媛的粉臀上,大腿上以乃我阳具的睾丸上、阴毛上和大腿上都溅满了透明液体与白色分泌物。

  我天赋异禀的粗长大肉茎,每一下下狠插可说是直捣花心,记记结实,把白莉媛弄得全身滚烫火热。她被我这巨大阳具插得娇颜红云满面,雪白的肌肤因为兴奋而呈现粉嫩的粉红色光彩,虽明知自己的年龄与身份,但却努力妆出少女般的甜糯娇吟道:「吖……哥哥……你好坏……好大……老是欺负妹妹,吖……妹妹……我……要不行的……吖……好……好舒服哦……你……不要……但是……好舒服!」

  白莉媛语无论次的乱叫让我则更是兴奋不已,使出浑身解数,大龟头抵住白莉媛的花心嫩肉,紧贴猛旋,发出阵阵热力,把白莉媛弄得娇吟声越来越大。白莉媛两肘趴在窗台上,用嘴死死咬住一簇秀发以减轻兴奋感,跪在春凳上的白丝吊带袜长腿已经叉开成120 度。

  我空着的双手自然也不客气,在白莉媛的一对羊脂白玉香瓜巨乳上不停上下的搓揉抚弄恣意轻薄,还捻住她因兴奋而饱满挺立的粉红乳头轻轻旋转,双管齐下,把她弄得快活无比。白莉媛那挂在胸前的两条酒红色长马尾随着她的扭动飘散,纤细的腰肢蛇一般扭动,陶醉的舞动娇躯,鼻中竟是抑制不住的婉转呻吟,声音无比温柔甜美。

  「哥哥……你最厉害了……用力弄我吧……我是你的小媛媛……媛媛好喜欢给您插……吖……又快来了……用力……吖……我们一起来吧……」

  我不觉的加快了速度,同时每一下,也加强了力度。每一下都退到花径口,然后一面转动屁股,一面全力插入。每一下抽插,都牵动着白莉媛的心弦。
  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顾用又柔又腻的呻吟浪叫渲泄出心中荡漾的情欲:「吖……哥哥……你好坏……吖……妹妹……难受吖……不要吖……再……再快一点吖……媛媛……要……要到……到了吖……」

  我感觉到蜜穴花径内爱液花蜜象决了堤似的从腔壁嫩肉上流了下来,腔壁嫩肉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大肉茎,蜜穴花径及全身不停的痉挛抽搐,此时我也感到大龟头传来强烈的快感,直冲丹田,知道快要发射了。连忙用力顶住白莉媛的花心伸出,不再抽出,只在左右研磨。

  最后时刻,大脑皮层中不断泛起强烈的快感令白莉媛无所适从、无法抗拒、不知羞耻的狂呼:「吖……臭哥哥……臭石头……我……我……要死啦……」
  白莉媛娇躯剧震,两条大长腿再也无力跪着,双手也支撑不住身体,整个雪白的身子像要塌下来般趴在梳妆台上,涂着粉红指甲油的纤长白皙手指死命抓住梳妆台的镜子,纤细玲珑的脚掌离地向后钩住我小腿,莹白如玉的脚趾紧收在一起,纤细腰肢拚命往向后挺,丰硕白臀猛向后顶着我体毛浓密的小腹,爱液像崩塌了河堤一样,如潮涌出。紧接着一股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白莉媛全身,一股又浓又烫的花蜜如瀑布暴泻,从花心深处喷了出来,冲向我的龟头,这股爱液连续喷涌了7 、8 秒钟!

  我只感觉大龟头马眼一阵阵酥麻,深吸一口气,跪在地上,双手从白莉媛腰下伸出抓紧那对白玉香瓜,令她稳稳地跪在自己跨前。挺动腰身,从她屁股后再次猛插了两百下后,一阵剧烈的舒麻从大龟头马眼传向大肉茎杆又传至睾丸。
  白莉媛感到花径内原本就粗大无比的阴茎更加粗大,间有跳跃的情形出现,凭着女人的直觉意识到我要射精了,半失神状态中的她强打起最后一丝精神娇吟道:「哥哥,求求你,快射给我吧……媛媛……受不了了……快……吖……射吧!」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亢,下身猛地向前死命一顶,大龟头一下子刺穿肥厚的花心,直接插入潮湿滑腻的花房内部,大量火热滚烫的精华像决堤的洪水一般从马眼中猛烈地喷射入花房腔道深处,如决堤的洪水般激射在白莉媛神圣而美妙的花房里,一股又一股地浓精灌溉着这娇媚的尤物。

  我积蓄了一周的白浓精华源源不断,足足喷射了20多秒钟才结束,一下就灌满了白莉媛的花房与蜜穴花径,烫的她全身一阵阵的痉挛颤抖,蜜穴花径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大肉茎,肥腻的花房把大龟头夹得紧紧的,花径内部还带着几分余韵抖动着,鼻间不时泄出一两声轻哼,声音中带着极大满足的慵懒腻意。

  良久之后,房间内那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肉体逐渐平息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男女交媾产生性液与体香混合的味道。白莉媛像一只大白蛇般趴在梳妆台上喘着娇气,那张原本明亮的梳妆镜上,被口腔喷出的气体给弄模糊了,但仍可看清镜中那个如玫瑰花般纯熟娇艳美妇人,她白玉雕成的面庞兀自带着浓浓的春意,黛颦轻蹙、羞赧妩媚地低声呢喃道:「臭哥哥,你就会欺负妹妹。」

[ 本帖最后由 lamour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lamour 金币 +300 感谢万字精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