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评語: 【作者区管理员温馨提示】        
                        
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5/03/09 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否
字数:6232

           34两个装睡的人和一具死尸

  幻影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镜子里是一个面色苍白满脸胡渣的中年男子。这是不是他的真面目呢?老实说连他自己也不晓得了。经过无数次的易容改装之后,他已经遗忘了自己原本的面貌。

  他把手放在洗手盆里,让清水冲洗自己双手。其实他已洗了好久,双手已经是十分清洁了,可是他还是在洗了又洗。在他心里,他知道得很清楚,自己再怎样洗,也无法把遗留在手上的血腥洗干净。自从他干了这行业之后,他就习惯性地一看见洗手盆就会走过去洗手。

  终于,他叹了口气后不再继续洗手了。他把双手擦干净然后躺在他租用的小旅馆房间小小的床上。这绝对不是一家豪华的旅馆,甚至可以说这是一家又破又烂的房间。在床单上他还找到前面住客遗留下来的烟头。原本应该是洁白的床单也已有了林林总总的污染。

  以幻影的天价收费,他真的不需要委屈在这样的小旅馆里。可是他现在却毫不介意地全裸躺在那脏兮兮的床上。陪伴着他的就只有一张照片,一张小女孩的照片。那女孩大约五六岁,长得天真烂漫,笑起来时脸上还有两个酒窝。只有在看着这女孩的照片时,他的眼眶里才露出些人的感情。

  他举起右手看着那满是针孔的手臂。「再过一两个月医生还能不能找到空间为我打针呢?」他苦笑着想。

  他的眼神再次回到照片上。「不论如何,我都会在最短的时间里赚到足够的钱让你好好的过日

子。」

  他缓缓地闭上双眼,仿佛一具尸体那样躺在床上,动也不动了。

  瑞秋坐在床上看着窗口外正在下着的大雨,一脸茫然。在她身边的胡斯正在熟睡中,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自己爱人的苦恼。

  他们两人逃脱伽荣派来的两条大汉的追逐后就找了家小旅馆躲一躲。经过了逃生的惊险和做爱的甜蜜后,体力透支了的胡斯很快就睡着了。怀有很多心事的瑞秋却无法入眠,她一闭上眼睛雷克龙就出现在脑海里,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躺在自己身边的胡斯。她一直在闭眼睁眼闭眼睁眼,说也奇怪,脑海里浮现出雷克龙的次数逐渐减少,慢慢地不管她闭眼睁眼看见的都只是胡斯一人了。

  瑞秋忽然间冒起了一个想法:离开雷克龙和胡斯远走他乡。想到这里时她的心突然激烈地跳动着。这是一个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在她脑海里出现过的念头。一直以来就算她对雷克龙怎么失望也好,她都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他。

  训象者一般上都会把小象绑在小树,由于小象力气不大,任它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小象试了好多次之后,自然而然就接受命运,不再挣扎了。等到它长大了,拥有足够力量把小树拉倒的时候,它也已经习惯了,不会想到自己现在已经可以逃脱了。

  瑞秋也和小象一样,过去几年都过着和雷克龙捆绑在一起的日

子。现在就算是已经有能力可以脱离雷克龙,她也感到前路茫茫,无法想象没有雷克龙在自己生命里的日

子是怎么样的。她长长地叹了口气,「Ray 于我有恩,我不能在他水深火热时离开他。就是要走,也要等到已经替他把事情摆平了再说……」

  她转头看着正在沉睡中的胡斯,看着他那秀气的脸庞,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抚摸他的脸。她依依不舍地喃喃自语,「对不起,我还是要回去……我真的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Ray.你说过只要你能把画卖出去,你会让我过好日

子的。你不可以忘记自己对我的承诺哦……终有一天我会回来找你的……到时候不要让我看见你已经有了新欢啊……」她语气里带有无限眷恋,万分不舍。

  由于他们两人都是全裸躺在床上,胡斯那也是在沉睡中的大屌也无可避免的落在瑞秋视线中。瑞秋心想,「没想到他这人文质彬彬的,身上也没有几斤肉,那玩意居然还蛮惊人的……」

  她看呀看,忍不住伸出手把大屌握着,轻轻地套弄。胡斯虽然尚在睡梦中,但大屌却逐渐胀大。瑞秋感到大屌在自己手里成长,不禁又惊又喜。她心想既然今天一别不知何时才会相见,不如再次尝尝这巨物,为大家留给美好记忆也好。
  她心意已决,立刻加一把劲,用力套弄着大屌。胡斯还在发着梦,但生理反应使得大屌渐渐变得坚硬,龟头也开始发亮了。瑞秋痴痴地望着龟头,忽然低头伸出舌头舔舐那马眼和龟头的棱角。不到一会龟头就因被她香液沾满而闪闪发亮。
  其实大屌已经膨胀得差不多了,但瑞秋还是想要把它挑逗到巅峰状态,于是她一手紧握着大屌,同时一口把龟头吞噬。瑞秋的头部犹如敲鼓那样疯狂地上下摆动,把大屌吸得青筋突起,终于变成了一头巨龙。

  也不知道胡斯是真睡还是假眠,反正他还是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地在享福。若是他知道这次是瑞秋的临别赠礼,可能他就会特别地珍惜这一刻。可惜,没有人是另一个人肚子里的蛔虫。胡斯这家伙是天真的以为瑞秋会和自己长相厮守。
  瑞秋看见大屌已经到达巅峰状态后就急不及待地爬到胡斯身上。她对准那高高竖起的大屌,徐徐地坐下去。龟头在她降落时把她小穴掰开,使得她发出了一声呻吟。

  瑞秋也不立刻整个人坐下去,她保持着那蹲着的姿势,只是让小穴吞没了龟头。她扭动着腰部,让龟头磨蹭着自己阴唇,直到开始感到体内润湿了,才慢慢地往下沉。随着大屌往小穴里塞,瑞秋的呻吟也越来越响了。等到大屌把小穴塞满时,她的叫声真的可以说是动人心魄了。

  胡斯还是躺在那床上紧闭着眼,可是嘴角微微上扬,居然在偷笑。瑞秋也没注意胡斯到底有没有醒过来,只是专心为自己谋取福利。她尽情地扭动着盆骨,让龟头以各种各样的角度冲击着自己体内的瘙痒之处。

  瑞秋突然猛地一坐,让大屌深深地顶到自己花心。她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娇呼,而躺在床上的胡斯压抑不住自己的快感了,也同时发出一声呻吟。

  瑞秋听见胡斯的呻吟,立刻杏眼园睁,伸出手狠狠地捏了他肚皮一把。「臭小子!原来早就已经醒了,居然还装睡?」

  自知理亏的胡斯只好尴尬地呵呵笑了几下,「不这样的话,怎么样知道你对我那么眷恋呢?」

  瑞秋马上呸了一声,同时用力一掌打在胡斯肚皮上。「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胡斯吃痛之下腰部一挺,大屌再次顶到瑞秋花心。瑞秋忍不住全身颤抖着,再也无力再打下去了。

  胡斯龟头顶在那软绵绵却带有一丝弹性的肉壁上,也舒服得发出了几声怪叫。他尝到甜头了,立刻快速多插了几次。瑞秋被他屌得整个人都发软了,只好把双手放在胡斯胸膛上,支撑着自己娇躯。

  胡斯用双手握住瑞秋纤腰,然后继续狠狠地抽插伊人。「刚才我偷懒了,现在补偿给你吧!」瑞秋被他那大龟头顶到上气不接下气,根本没有力气理睬他,只能紧闭双眼,咬着嘴唇仰头低鸣。

  胡斯看着瑞秋销魂的样子,自己也兴奋了,越插越快,承受着两人重量的廉价小床也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瑞秋体内温度逐渐增高,她知道自己快要靠近沸点了,但她有点不服气。「不能让这小子那么嚣张!我要让他先射……」
  瑞秋想到做到,马上缩紧自己小穴把大屌夹紧。胡斯突然感到一股力量把大屌包围着,使得他每一次抽插都成为一次甜美的过程。他知道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完蛋了,于是赶紧刹车,想要保留实力把这爱的战争延续下去。

  可是瑞秋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他一停下来,瑞秋就行动起来,臀部飞快地前后转动,让大屌尖端磨蹭着自己花心。然后又上下抛动娇躯,让大屌几乎脱离小穴才深深地沉下去把大屌吞咽。在瑞秋如此疯狂的动作下,胡斯很快就把持不住了,也随着瑞秋的一举一动而做出反应。两人互相配合起来,在那破烂的小旅馆房间里尽情地做爱。

  胡斯突然间坐起来紧紧抱着瑞秋,还把头埋在她双乳里,在抽插之余还大口大口地吸着她粉红色的乳头。激动的瑞秋也同样的把胡斯紧紧抱着,低着头靠在他额头上。终于胡斯全身紧绷起来,大屌开始强烈地跳动,一股浓精直接射入瑞秋体内。瑞秋自己也没撑多久,在胡斯发射后她也排出一道暖流,把胡斯烫得灵魂出窍。

  一番激战后,两人都累极,一起依偎在床上。

  胡斯大屌并没完全软下来,还是把瑞秋小穴撑得紧紧的,给了她一种事后的满足感。胡斯还满怀柔情地抚摸着瑞秋秀发,忽然迈过来吻了下瑞秋的额头,轻轻地向她说,「我爱你……」

  这次轮到瑞秋装睡了。她知道现在自己还不能和胡斯在一起,既然如此,也不敢给他什么承诺。所以,她只好学胡斯刚才那样装睡。

  胡斯看她紧闭双眼,对自己的告白并没有任何反应,只好无奈地耸耸肩。过了一会,他自己也睡了。

  胡斯一睡着,瑞秋就睁开眼睛。她柔情万种地细看了胡斯很久很久。她喃喃自语一句,「是回去的时候了……」然后就轻轻挣脱了胡斯的怀抱,走到浴室里梳洗一下。

  把身体洗干净后,瑞秋就走出来静悄悄地把衣服穿上。她从胡斯家里逃出来时身上只有一件T 恤,后来两人脱险后就在附近的商店里随便买了条里维斯501牛仔裤穿穿。她把T 恤和牛仔裤穿上后就转头看看胡斯,发现那人睡得好像猪那样,还发出了一阵阵鼻鼾声,看来这次真的是睡着了。

  瑞秋幽幽地低声说,「再见了……我把欠Ray 的债还清后就会回来找你……」

  她轻轻地把门打开,不想惊醒胡斯。她再三看了胡斯几眼才把门关上。她低下头快步往前走,心想还是赶紧离开,不然的话自己就可能会改变主意了。
  她身上的T 恤还残留着胡斯的体味,穿在身上仿佛胡斯正在拥抱着她那样。她在小旅馆的走廊里走着走着,眼睛居然有点红了。

  她和胡斯相处的时间其实很短,可是两人一起经历了凶险的时刻,自己昏迷不醒时也是胡斯把她救回去,守护着她。还有那两碗久违了的方便面。这一切一切都让她对胡斯感到难舍难分。可是,她真的觉得自己不应该在雷克龙有极大危难时一声不吭地离开他。所以,她只好忍痛离别。

  由于瑞秋被这忧伤的情绪笼罩着,原本警觉性很高的她在这一刻居然完全没有防备之心。但危机却是围绕着她……可惜等到她警觉时已经太迟了。

  呼啸一声后,瑞秋手臂上突然多了一支针。瑞秋发现受袭,不禁花容失色。她抬头一看,发现之前伽荣派来的两条大汉赫然就在自己眼前。两人中的那个金发男子手上拿着的是一把发射金针的手枪,他得意洋洋地看着瑞秋狞笑,「哈哈哈!中了我的麻醉针,就算你是大象也会发软!这次看你很能跑去哪里?」
  瑞秋又惊又怒,想不到一时大意就中伏了。她是个性子刚烈的女孩,绝对不肯束手就擒,再怎么也都要抗争到底。她咬紧牙关拼命往前冲想要在药力发作前脱离险境。她这是出尽全力直往金发男子冲过去,力度之猛连那男子也抵抗不住,居然被她撞得倒在地上。

  另一个男子赶紧出拳攻击瑞秋。瑞秋眼明手快低头闪过,还连消带打地一拳击中那人下巴。那人下巴中拳,不小心咬到自己舌头,立刻血流满嘴。

  瑞秋眼看两条大汉都被自己以快打慢地击倒了,马上飞步离开。谁知正当她以为可以逃脱时,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她心知不妙,知道药力已经发作了,想要加快脚步却被倒在地上的金发男子一手抓住脚跟。金发男子用力一拉,已被麻醉药影响的瑞秋一个立足不稳,立刻摔倒。

  金发男子双眼喷火般地站起来,毫不留情地出脚踢摔在地上的瑞秋。瑞秋只能用手护脸,身上却被一连踢了好几脚。金发男子之前被瑞秋用热汤面淋脸,现在又被她死劲撞倒,对她真的是恨之入骨。虽然已经踢了几脚,他还不罢休,继续狠狠地踢下去。

  金发男子这次真的是发狠了,忽然重重一脚把瑞秋踢得从地板上整个人飞起来撞在走廊边的房间门上。那破旧的房间门居然经不起这一撞,瑞秋整个人随着撞开的门一起掉入那房间里。

  金发男子还不肯罢手,继续冲入那房间里再在瑞秋加多几脚。若是平时,瑞秋还有和金发男子一拼之力,可是她中了麻醉针,药力已经发作了,开始全身无力,无法抗战下去。

  金发男子在房间里四周一看,发现房里有个骨瘦如柴的中年男子赤裸裸地躺在床上。金发男子留神一看,那瘦弱男子居然仿佛死尸那样,居然看不见他有没有呼吸。金发男子皱一皱眉头,但心想这死尸一样的家伙应该没有什么威胁性,也不理他,继续攻击瑞秋。

  瑞秋捉住一个机会,用双手把金发男子右腿抱住。金发男子看见瑞秋还在反抗,更加恼火,立刻改用左脚踢下去。瑞秋无力抗拒,明明自己有足够能力和金发男子对打,可是受了药力影响只能挨打,眼里不起然露出了激愤的火焰。
  那死尸一样的男子当然就是幻影了。原本他是对眼前一切视而不见,可是当他无意中看见瑞秋那犹如困兽般的眼色时,心中突然一动。

  可能是瑞秋的情况和他自己的状况相似,他自己何尝不是一头陷入困境的猛兽?以往强壮的身体现在已经变成一副骨骼,只能用药物来续命。而且还要在自己还没完全倒下来前赚够充足的金钱给照片里的小女孩,让她可以衣食无忧地长大。所以他对瑞秋眼里露出的悲愤不甘等等繁杂的情绪感同身受。他那无神的双眼突然间眨了一眨,手指也跳动了一下。

  金发男子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心目中这死尸的变化,只是尽情地一脚又一脚地踏在瑞秋已经是伤痕累累的身上。他眼前一花,赫然发现那死尸已经站在自己面前。金发男子根本没把幻影看在眼里,于是随手一推想把他推开。

  金发男子这一推是个很大的错误,他手一伸出就感到一阵痛入心肺的感觉从手臂传来。那死尸双手犹如玩魔术一样把他手臂一扳一绞,他手骨就断了。
  金发男子一边发着杀猪般的叫声一边往后退,而在房间外面的另一个男子此时也冲进来了。另一个男子是个光头汉,他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幻影,杀了他也想象不到这样一个瘦骨嶙嶙的中年男子居然一出手就把自己同伴的手废了。
  光头汉也不是个初出道的人,惊讶归惊讶,出手倒没慢,立刻拔出把小刀往幻影身上刺过去。他没想到这一刀是一个比金发男子那一推更加严重的错误。若是他只是空手攻击幻影,可能他的下场只会和金发男子雷同。可是既然他动刀子了,幻影的反击也变得更加严厉了。

  光头汉只觉眼前泛起一片血红,幻影的瘦小拳头已经击中他的脸孔。血液随着这一拳喷射而出,看来光头汉的鼻梁骨已被打断了。光头汉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时,嘴里还吐出来几根门牙。

  金发男子看了幻影这一拳,吓得发抖。幻影缓缓地一步步走到他面前,然后伸手抓住他的衣领,随手一提就把他整个人提起来。金发男子真的无法相信自己会被一个比自己瘦小矮小很多的男子好像小孩子那样举起来。在这种情况下,金发男子完完全全放弃挣扎了,只是用眼神向幻影求饶。

  幻影开口了,一字一句地说,「解药 .」他的嗓音和他人一样,基本上不含任何感情。

  金发男子一时间脑袋转不过来,傻傻地不知所措。

  幻影转头往软倒在地上的瑞秋瞄了一眼。金发男子总算明白了幻影的意思,立刻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瓶子战战兢兢地交给幻影。幻影接过后把金发男子随手一扔,然后蹲下来把解药给瑞秋服下。

  瑞秋已经神志不清了,只是朦朦胧胧地看见幻影双眼。幻影眼里原本是没有任何人类的感情,但在餵瑞秋时居然露出来一丝温暖。瑞秋虽然不能动弹,但也用眼神向幻影道谢。

  这一连串的打斗声不可避免地惊动了小旅馆里的其他住客,只是大家都不想惹祸上身,所以没有任何人开门一看究竟。当然,除了一个人,就是胡斯。
  他被那些打斗声吵醒后就发现瑞秋不在自己身边了。他立刻把打斗声和瑞秋挂钩起来,马上穿上衣服冲出走廊。他很快就找到幻影的房间,发现瑞秋正靠在墙上,有一个骨瘦如柴的男子正在给她服药。

  那男子听见了他的脚步声,转头一看,从胡斯的表情看出了他和瑞秋的关系。那男子徐徐地站起来,双眼盯着胡斯,嘴里慢慢地吐出三个字,「照顾她。」
  胡斯立刻蹲下来把瑞秋抱着,怜惜地摸着她的脸。「亲爱的,你没事吧?」看着瑞秋身上的伤势,胡斯真的是心如刀割。

  瑞秋服了解药后逐渐有了点力气。她气若游丝地问,「那个救了我的人呢……?」

  胡斯回头寻找幻影时才发现他已经不知所踪了。「那人已经不见了。」
  瑞秋点点头,「赶紧……带我离开……」

  胡斯应了一声就抱起瑞秋回到自己房里。他把遗留在那里的钱包还有外套带了就抱着瑞秋离开那小旅馆。

  瑞秋软绵绵地任由胡斯抱着,心情真的有点复杂。「想不到还是要和他继续这亡命旅程……难道是冥冥中注定我要和他在一起……?」

  两人匆匆忙忙地离开,并没有注意到其实幻影正在不远的转角处观察着他们。随着他们人影远去,幻影眼中又再失去了生气,变成犹如死人一样冰冷。

  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又要把身上这装扮换个新的了。明天又要重新适应镜子里的新面目了。」

[ 本帖最后由 生死看淡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生死看淡 金币 +100 希望再次看到兄弟的精彩发贴!  
生死看淡 原创 +1 希望再次看到兄弟的精彩发贴!  
生死看淡 威望 +1 希望再次看到兄弟的精彩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