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解——澄心篇

  失恋了,前几天她提出和我分手。那一瞬间,我呆了、失神了。全身像是血液被抽干了似的,全身轻飘飘的只有脚掌钉在地上的感觉,眼瞳里只映着那清纯的面貌,摄人的眼神。慢慢的我的意识开始远离,视线开始出现红白相间的色彩但是色彩也渐渐退去,黑色取代了我的视线。只剩下耳朵还正常的运作听着她那哀怨的声音,诉说着判我死刑的话语。

  但是在隔了几天后的现在我明白了,明白她为什么会跟我提出分手的原因。
  现在的她正赤裸裸躺在公园的石桌上,在街灯的照映之下,她原本白皙的肌肤更显的洁白。她那修长的长腿以弓起的姿势放置在桌上,充满线条之美的玉手正紧紧的抓着桌沿,她丰满的身体正在前后摇动着,丰硕的乳房也随之荡漾着。
  她的身上是一个粗壮的男子,黑黝黝的皮肤,用力而产生的结实背肌和她那娇皮嫩肉的雪肌形成强烈的对比,男子不断的在她身上挺进,扭腰晃动。

  这副景象让我的鸡巴硬了起来,但是就在我的性欲之火燃烧到最高点的时候她的容貌出现在我的眼前。胸膛就像是被掏空一样,虽然不断的吸进空气可却感不到它的起伏,心脏则是在自己的眼前,慢慢的扭曲、绞碎。

  她原本平滑的额头出现皱纹,淡淡的柳眉紧紧的拧在一起,圆润的双眼充满了泪水,眼眸中有着怨恨和无奈。她紧闭着嘴唇,让淫荡的呻吟声锁在自己的喉头中。这是她最后的尊严,也是她的脆弱的自傲。

  她身上的男人似乎发现了这一点,伸出了他的安禄之爪,将那饱满的乳头抓在掌中扭捏搓揉,伸出舌头扫过了深深的乳沟,跨下的动作也大了起来,只见他用力用下腹部撞击她的嫩屄,巨大的鸡巴不断的在鲜红的阴唇里进出发出「啪!啪!」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

  女孩被如此的亵玩不禁发出了:「啊……啊……嗯……嗯啊……」的浪声,声音在这个黑夜里是那样的悦耳以及响亮。

  男子淫笑的说:「舒服吧!小骚货!你听,这个淫荡的叫声,正是证明你是天生的婊子,即是被强奸也可以叫的这么爽。」接下来,男子不再是单单的挺进而是左突右冲,让自己的龟头充份享受着这个紧窄的小嫩屄。

  「嗯……嗯……」女孩呻吟地更大声了,手指一片通红的抓着桌沿,没有支撑物她会受不了的。

  男子的欲火越烧越炽烈,快感一直升高、飙高,他的速度也越抽越快,声音也渐渐高了起来。

  男子的汗水流洒在她的脸颊,飘到细白的颈部,丰满挺立的乳房,尖挺的小樱桃,圆滑白皙的腹部,可爱的小肚脐,淫水在黑色的神秘地带汇聚成一道小溪缓缓的流到石桌上。

  「啊!」男子在那一刹那同时达到最高点,发出愉快的叫喊。他使尽最后一丝力量将滚热的精液送入女孩的子宫内,身体颓然瘫在女孩的裸身上。粗壮的鸡巴在抽搐着,不肯松懈地直插在女孩的森林深处。

  呜……女孩也到达了高潮,但是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无奈和悲凄。即使心里是如此的厌恶,可达到高潮的身子却不断的吞吐着男子的鸡巴,像是小婴儿要吸吮奶嘴般的将精液送到最深处,唯一能做的事是伸展自己的四肢不让自己下意识的抱住眼前的男子。

  她的脸颊依然红扑扑地泛着潮红,身上发上淋着无数的透明液体,散发出阵的腥味,红润的嘴角也有淡黄色的液体,鲜红水亮阴唇正在喘气,乳白色的液体随着一张一合的阴唇流出她的体外。

  男子早已离开,他在离开前的所说的话我也听的一清二楚。眼前如此糜烂的情景一点也激不起我的性欲,只有深深的怜惜以及心痛。滚烫的眼泪盈出我的眼框,流满了我的脸颊。

  「你都看见了。」她硬生生的扭过头去,声音里有着悲哀。在她转过头的那一瞬间我从她的眼眸中捕抓到了吃惊、羞愧等神情。

  「澄心,这就是分手的原因?」看到被丢置一地的制服,我弯下腰去捡起。
  没有回应我们之间只有沉默。当我把澄心衣物收进了背包里后,我脱下了外套盖在她的身上。

           ************

  「你想要做什么!」遮掩的衣物覆盖在自己裸露的身子上,接着是身体一轻整个人被他抱在怀中。

  「到我家清洗一下吧,冷水对身子不好。」

  温热的水淋在自己的身上,粗糙的手指在自己身上游走。他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不会嫌自己肮脏吗?为什么他敢将沾满秽物的自己抱起,并轻柔的清洗自己的身躯?

  他跟自己早已经没有关系了,自从那天过后。

  澄心的视线看着眼前清洗自已身子的男孩,最后落在他的下体的凸起处。男孩似乎发现自己的视线而急忙辩解说:「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你是如此的漂亮,所以这是不可抗拒的外力。接着有一些地方我不便清洗。」就把手中的莲蓬头塞往自己的手中而跑出浴室了。

  他还是如此的胡乱说,自己已经变成一支残花败柳了,对他来说还是如此的漂亮吗。

  我等下要说什么好呢?好像说什么都是太虚伪,难不成用动作来表示,嘿嘿我想太多了。

           ************

  「谢谢。」澄心的声音突然的在我背后响起,让我吓了一跳。沐浴过后的皮肤上有着一抹嫣红,丰满的胸部半裹在白色的浴袍里,因挤压而产生深深的乳沟下面就是束紧的小蛮腰,和近似心型的臀部。

  该死,我怎么忘了她的衣服呢!

  就在我背对她找到背包里的衣服要递过去的时候,我背对着她说:「你并不是什么都没有了,还有我会陪在你的身边。」我们毕竟交往过一段时间,所以我知道澄心是个重视贞节的女孩,那个人的强暴一定对着自傲的她有深刻的伤害。
  虽然狗血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说了出口。

  转过头,面对我的是清秀的容貌,她有着水汪汪的大眼,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小嘴,略为削瘦的两颊。我的手背在她柔嫩的脸颊上游移着,慢慢的我捧住她的娇颜,往她的樱桃小嘴亲了下去。

  含住那柔嫩的嘴唇,舌头在上面轻扫,使让湿润起来。伸进唇内,她的香舌如静静的寮河,我在河面上来回游走感受温柔的河水,寮河也因为的搅拌而起了阵阵的涟漪。她的舌头就像是寮河的护川神龙,将我这个外来者紧紧的卷住,不断的吸吮。我忘情的回应,直到我把身体把她整个人压到床上才回神过来。
  「我???」这不是跟强暴她的那个人一样吗!

  「不要让我一个人。」澄心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的表情,露出以往在开心才会有的笑颜。接着她的小舌划过的我颈部并在上面亲吻了几下。

  体内的高温使我迫不及待的脱掉身上的衣物,我不停的吻着着澄心雪白的脖子,吻几口后我更伸出舌头来舔,直到她冰凉的只手放在我热的发烫的背上我才有些回过神来。

  「不要停……你舔的……我好舒……服……」澄心的身子贴了上来,坚挺的乳头在我的胸膛磨来磨去,滑嫩的小腹也在挤压着我的阴毛。但是这原本令人销魂的声音,在我的耳里听起来就好像是坠入深渊前的哀鸣。

  「高潮是上帝给女人礼物,因为她们繁衍后代时要忍受无比的剧痛。」我边说着边舌尖用力的按摩乳头四周,早已挺立的乳头便的更加鲜红,整个乳房也变的像是刚烝好的螃蟹般的红艳。

  「含着……」澄心细细的手指按摩着我的发根,将胸部不断的往我口里塞。
  「不要觉得可耻好吗!」一口含着她的果蒂,舌头不断的点、挑、拨、压、搅,我另一只手则是不断的搓揉另一只丰硕的果实,让它不断的摇晃。

  「嗯……啊……」澄心在我耳边吹气胜兰,小香舌扫着我的耳根,口含着我的耳垂。

  这样的刺激让我迫不及待的分开的她只腿,将自己早已涨的难受的鸡巴推进了她的体内。一阵超过憋尿解放的快感传来,我无数的小弟进入了澄心的体内。
  和自慰后的空虚感不同,充实的感觉环绕着我的全身。

  逐渐变小的鸡巴让我回过神来,我早泄了。我看着脸上尽是红潮的澄心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个……我好像早泄了……」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很惨。

  澄心只是微笑,嘴角出现笑颜的弧度,圆圆的眼睛也咪了起来。她的只手由我的腰眼由走到我的后背,在上面轻轻按着示意我躺在她的身上,她的脚也环着我的腰。

  我渐渐缩小的鸡巴,紧紧的被澄心的嫩屄给包裹住,不断的蠕动和夹紧、吸吮,肉壁的皱纹不断的刺激着我的龟头,很快的,它马上一棍朝天。

  有了刚刚的经验,我将鸡巴紧紧的抵实在澄心的嫩屄中,享受着被屄肉吸吮的美妙感觉,让快感下降一些不然又要泄了。

  慢慢的我试着抽动几下,澄心的小嫩屄是又紧实又温暖,水份更是又多又滑尤其是那嫩屄肉弹性十足,肉棒抽送时快感连连。很快的,我又忘记前面的教训开始肆无忌惮抽擦起来。

  我只手压着她的肩头,使她无处可逃,只能在我身子下呻吟着:「啊……啊啊……不行了……好舒服……好舒服……啊……」她挂在我腰身的两只腿,随着我的每插一下就扬起踢蹬在半空一次,整个人配合我的进入而扭动自己的水蛇腰抱紧我的背脊,双手则紧紧握我的手腕。

  我不断的在她的体内射出滚烫的液体,我的鸡巴并没有因为射精而瘫软,因为她的嫩穴强力的吸吮,不断的吸收我的血液和生命,我也不停的将全部的自己献上。

  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这句话真的不假,女人的嫩穴的确有着种魔力。
  一股热水由澄心的体内涌出,浇在我那早已弹尽援绝的龟头上,打空炮的痛苦让我全身虚脱的躺在她的身上。

           ************

  跟被强奸而到达的高潮不同,一种全身让全身放松并将怀中的人紧紧抱着的快感和安全感以自己子宫为起点,开始扩散到全身,并在神经末稍再回荡回来。
  如果说前一次是吸吮这次则是狂吞,将那个滚烫精液吞入自己的体内,让自己的肚子暖活起来。

  「我爱你。」在朦胧中我听到句话。但它是这么悠远不实在,但是却像是心湖中的一块石头,在我心里占有一席之地。

           ************

  「先生你要买事后丸。」

  「对的。」

  「请问你是要给炮友还是女友。」

  「这有分别吗。」我瞪大了眼睛。

  「当然,我们这可是专门的性爱药局,买的物品都是专门的,当然连服务人员也是专门的。如果是炮友,只要能堕胎就好了;是女友就要考究一点了,详细的说明,细心的包装,不伤身体的药物。」店员只手开开就像是男高音再唱歌一样。

  「女友。」规则真多。

  「几岁?是否会继续交往下去?」

  「你管这么多干嘛!」

  「我们可是专门的医药人员,开药当然会因个人而有所不同。如果继续的话当然是要选长期吃下来还能怀孕的药物。」还是男高音的姿势回答我的疑问。
  「十五岁。」我脸有些红。

  「小弟你利害!是有心交往吧。」

  「嗯。」真想找洞钻了下去。

  「好了你的事后丸,三百。如果这次是有纪念价值的我们还可送一些精美的礼物,请问是第一次还是第几回呢?」精美的礼盒出现店员的手中。

  「三百!」交了前夺过精美礼品,我飞奔了出药局。

  哇塞!写的真它妈的简单明瞭,只要懂国字和有小学生的程度就可以瞭解。
  这是我看完事后丸的感想。

  房门一打开,我就看到澄心在床上穿着制服。细小的脚裸穿上白色有蕾丝边的小袜袜,上面是曲线优美的小腿肚和被墨绿色百折裙些微盖住的雪白圆满的大腿,再上面是被裙子紧紧扣着并包上白色衣料的小蛮腰,往上面一点是敞开的白色小衬衫,里面是平滑的小腹还有被两个白色胸罩所包裹的小馒头。

  但是随着青葱细指的游移,这个景象慢慢被白色的短衫所掩盖。

  澄心恶狠狠说:「桦梳!你看什么!」

  「没有……」被她这一骂我赶紧缩回了目光,也想起了正事。但不知道要如何说出口?

  直说了吧!「我去买事后丸……」我看了看澄心。「你要保护自己。」
  澄心头低低的看着床上,脸上一片苍白。这让她想起了几个月前,自己怀孕的事情,虽然之后因为被那个男人性侵害而流掉。

           ************

  「我可以亲你吗?」听到声音抬起头来,桦梳的大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点点头。

  口中传来的是大量的开水以及两颗小药丸,腰身传来的是有力的搂靠。
  「明天可以一起上学吗」面对着家门,听到桦梳声音从后面传来。

  「嗯。」

  「可以继续交往下去吗?」

  点头。

  「那明天见了!」身后声音逐渐远去,里面有着说不出的喜悦。而这份喜悦也感染了自己,夜风已经不像往常那般的萧瑟,而是带来一阵阵暖意。

  在他身边真的会有一种安心的感觉,这是在以前所没有发现的。当初他开口说要跟自己交往,但是实际表现却不是一般之间的交往,而是一种若即若离度,他只会在放学的路上牵牵自己的手说说话,其他的时间他都待在他的班上。
  现在是午餐时间,自己和他坐在顶楼,享受暖洋洋的日

光和永不止息凉风,往远方看去可以看到蜿蜒的公路,无数的车子在路上奔跑着。他有带过自己来一次,但是看到门上「禁止进入顶楼」的标识自己怯步了。

  桦梳坐在自己的旁边,身子倚在墙上,下面高高立起的帐篷。住在里面的小东西,在昨天进入了自己的体内,带给自己十足的安慰。

  一想到这里就感觉到自己的下体有东西流出,呼吸也粗重了起来。

  「怎么了,一直看着我,刚刚我看着你吃饭就不行。」

  听着他的抱怨声,看着他的唇,让自己有想吻着、吸着、含着的欲望。自己也这样做了,首次主动进入他的口内,吸吮着他的舌头将自己和他的口水混合品尝。

  分开,牵起了一道银丝,自己身体像是着火似的热,脑子和心里却是轻飘飘的。眼神离不开那个撑起的帐篷。

  「怎么了。」桦梳发觉了自己的视线。「正常的反应,放着不管一下就好了而且在昨天我已经满足了。」但是自己却没有满足,现在正渴求着。

  「涨着不难受吗?」手无意识地搭上了帐篷,放在上面轻轻的抚摸。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挑逗的举动来,他会觉得自己很淫荡吗?

  「你要帮我消肿吗?你摸的好舒服。」听着他隐含在话语的鼓励,自己的双手麻利的解开他的皮带,松开裤头拉下拉链。肉棒在白色的内裤里撑着,就像是要把白色内裤刺穿似的。好可耻,自己竟然会做出这种事,他的话语里到底有没有这个意思,还是自己自认为他想要这么做。

  褪下他的内裤,朝天而立的肉棒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马眼上有着一滴晶莹的水珠。低下头来伸出细嫩的舌头,在棍身上舔一下,扫过棍身,依序是舌尖、舌身、舌尖由下而上,像是在吃一个美味的冰品。肉棒的腥味和感觉刺激的自己的神经,理智慢慢的远去。看来自己真的是一个婊子,只要看到男人的鸡巴就想要被捅的婊子。

  被舔过的肉棒,摇晃了一下。

  颈上的头发突然的被撩起,让我迷濛的眼神回复了过来,他的容貌出现在眼前。只要能让他舒服就好,即使是出自肉欲也好,因为只有他关心自己。再细细的舔了一次,自己的左手被抓住了。

  「好舒服,不只是身体上的,在心理上我也觉得很舒服,澄心你有这样的感觉吗?」他的语气就是一个被抛弃的人,对着无人的街道在问着自己为何被抛弃般。

  是的,我不但很幸福也很开心。没把这句讲出,只是加上了右手的抚摸。手掌捧着他的子孙袋,手指按抚他的肉棒根部四周的阴毛,舌头则是不断的将被龟头挤压下的包皮往上推。仔细的舔着肉棒的四周,慢慢的推高包皮直到被冠部挡住而推不上为止。

  先是粗糙的手指正刮着自己的手心,最后是十指紧握,让彼此的末梢神经感受到对方的爱意。

  他用灼热的眼神看着自己,可以感觉到他的视线在自己的脸上发根游移,自己的臀部和双腿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开始摆动和互搓,兴奋和陶醉的感情涌了出来
  他肉棒在颤抖,放松和紧绷不断的交替着。

  「澄心你知道吗,我常常有一种想要亲遍你全身的欲望,不光是进入你的体内,而是用自己的手和舌头在你身上游走而使你愉快。你会觉得我很色吗?还是我已经沉迷在肉欲之中?」

  回答他的是自己的舌头,离开他的棍身,舌尖扫去马眼上流出了液体,以马眼为中心,自己的舌头慢慢缠绕他的龟头,就一只小蛇在龟头上盘绕。左手传来的握紧感,让自已的舌尖在第一时间内塞住了马眼,温热的液体碰触到舌尖,被堵塞在那小小的空间里。

  在一阵激烈的抖动后,在肉棒的慢慢的软弱下时,澄心一口气的将肉棒吞下嘴里,舌尖顺着暴怒的尿道管由上划下,双唇紧紧含着根部,舌头不断挤压尿道管并往内缩,将枪管中的液体挤出,口腔内强大的吸力将刚刚无法喷射的精液一一吸入。

           ************

  享受射精后的高潮,澄心跪在我身上,双腿在我腰部的两侧,身体高高立起墨绿色的裙子被她的双手提起,露出白色的三角裤。被淫水浸湿内裤中央有着黑色的一排草原。女体香和淫液混合的气味从澄心的身上散出,刺激着我的感官。
  我用力一撕,白色的小裤裤就这样被剥离澄心雪白下体,露出她短细阴毛和一开一合的粉红阴唇。

  「我想要亲你。」一手环着她的腰,一手摸着她的脸颊,澄心慢慢的坐在我的身上,我的鸡巴被她的嫩屄一点点的吞入,那是一个温暖湿润的地方,她的嫩屄像是有着无数小豆豆在我鸡巴上磨着按着,并且不断的将我往里送,像是要将我整个肉棒吸入似的。

  我一边深深的吸着她的嫩舌,一边解开她的釦子,让前扣的胸罩将两只小白兔释放了出来。

  看着有红色伤痕的小白兔,我感到心中一痛,昨天我太大力了。我用舌尖在红色的伤痕上按摩着。我的只手被她的手牵到她的丰臀上,示意我抓着那有弹性的屁股。

  她开始摇摆腰部,她的奶子因为这动作开始摇晃了起来,两粒红豆在白嫩的肌肤上是这样的明显,让我容易的含着舔着。我的双手不断的挤压揉捏弹性过人的屁股,让她的嫩屄可以更紧。并配合她的大腿将身子抬起拉下,让彼此得到更大的快感。

  「好……舒服……桦梳我……喜……欢你……啊……」

  幽怨的呻吟撩拨我心里头的心弦,让我的身体发出火热的乐曲。

  「你不会觉得我很色吗?」我舔着她的乳沟,只手不断的捏着她的屁股。
  「不会……啊……顶到了……呜……好棒」澄心眯着眼,张大着嘴,大口地喘着气。我可以感受到她的膣肉在紧缩,她的膣液已经流窜到我的子孙袋上了。
  澄心拱起上半身贴近我,充血的奶头磨擦着我的胸膛。

  「要高潮了吗?」我卖力的扭动她的屁股让澄心的嫩屄的每个角落都可以被鸡巴肏到。腹部撞击臀肉发出了「趴!!趴!趴!」的声响。

  「呜~~」澄心将身体僵直地向后仰,白皙的肌肤泛起一阵红潮,淫水源源不绝的流出,全身都在微微颤抖,乌黑的秀发四散摆动。肉腔马上层层包覆着鸡巴,一股浓烈滚烫的阴精喷在我的龟头上,我将最后的精液射了出来。

  「你会觉得我很淫荡吗?」澄心趴在我肩上轻轻的咬着我的耳朵。「跟你做爱的感觉我很舒服心情也很愉快,我喜欢看你愉快的表情。」

  「面对我才有淫荡的澄心吗?」

  「……嗯。」澄心的手紧紧抓着我。

  「我的肉棒有比那个男的大吗?」

  听到这句话澄心的全身一震,经由交合的地方我可以感受到她的震惊。在她做出下个动作之前我紧紧的抱着她。「说爱我,淫荡的澄心只在我面前出现。」
  一阵挣扎后,她用轻如蚊萤的声音说出:「我爱你……」剩下的她没有说出只有做出嘴型。

  我怕澄心被那个男的不断的奸淫而认为自己是个婊子,所以我要这样做,让她分清楚同样的给身体快乐,但是在心情上的差异是不同的。

  铛!铛!

  「上课了。」我抚摸着澄心的背,但是鸡巴却挺立在澄心的体内。

  「回去上课吧。」精液都射完了,为什么鸡巴却依然挺立着,而且还有蠢蠢欲动感觉。

  「你想回去上课吗?」澄心满脸红潮,身上的白色衬衫早已湿透,变的有些透明,让我色心大动。

  澄心慢慢的后仰拉起裙子,让我看的更清楚,白色的肌肤配上墨绿色的裙子所形成的图画刺激的我的视觉,澄心还不断的让自己的小穴做出吞吐的动作。
  两人交接处,沾满滑腻的淫水,粉嫩的鲜红阴道正夹着我有些褐色的肉棒,上面有着白色的混合液。

  我要忍住,再来一次我就完蛋了。即使会伤人我也说出这句话:「淫荡的澄心,我的鸡巴把你的嫩穴插的这么爽呀!」

  「嗯。」澄心点了头停了一阵子才再出声。「我喜欢你用……鸡巴……插我的……嫩屄……请你把精液灌进……骚货……澄心的肚子里。」

  听着她说出这种羞耻的话,我急忙将她拉在怀里说:「你不是骚货,你是我最爱的澄心,最喜欢的澄心,可爱的澄心。」

  她摄魄勾魂的眼睛直盯着我,眼眸理由着赤裸裸的欲火。她再度送上了她的唇,和令人销魂的身躯。

  澄心蹲在我的面前,圆润的大腿张的开开的只手置于背后,樱桃小嘴含着裙子,让我游览她的裙下风光。黑色的草原中开着一朵鲜艳的玫瑰,她的花瓣上有着白色的泡沫,花蕊滴着白色的乳汁。乳汁由花蕊中流出经过短暂的泪型滴在白色的地板上。

  这个淫乱糜烂的姿势让澄心羞耻不已,可是却给了自己极大快感。随着他的手指在自己的花瓣清洁,自己的身子就是要溶化在的指头上,之所以来还撑着是为了享受指头带来的快感。

  举不起来了,一节课过去了,我也干了一节课。享受着澄心用着舌头细心的帮我清洁下身,一个念头从我心里头浮现。「澄心,可以再说一次我爱你吗?」
  在她家的门前我提出了这一个要求,虽然人都上了但是我却无法安心。
  我爱你。说出这句话时,澄心的脸上尽是腼腆笑颜,马尾在她的身后飘扬着。
  看着这个画面,我觉得我是一个卑鄙小人,她给我的已经够多了而我却还想要更多。

  不,我要的不是更多,而是全部的她。她只属于我一个人。

  所以我要她每天念着我的名字,想着我的人。这是一点点的侵蚀,像是附脊入骨的毒,致死方休。

           ************

  白色的布条绑在澄心的嘴上,黑色的长发随着她脖子的扭动起着层层的涟漪粉红色的肌肤被白色的短衫映衬的更加鲜红。澄心墨绿色的裙子到穿着黑色学生鞋之间的美腿被打开成「M」,将她有着青青芳草的牝部裸露在我的眼前。
  被吊着的她,不断的扭动水蛇腰,口中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脸上尽是痛苦的神色。这一切的原因是一根细橡胶管,插在她尿道的细橡胶管,绳子的紧绑和地心引力让她最神秘的部位无所遁形的显露在我的面前,那根细橡胶管随着一只大手不断的拍击她的小腹而喷水。

  在一阵子的拍击过后,水在也流不出来的时候,男子拿出了一个可以挤压的塑胶瓶,将细橡胶馆的头接在上面并挤压。只看到那个有颜色的液体经由细橡胶管输入了澄心的体内。

  比刚才更激烈的肢体动作在澄心身上出现,但是并没有很久,因为澄心昏了过去。

  我在隐密的一旁看着男子的举动,我无法动作,在我眼前上演的是一个精采的「膀胱酿酒」。那种极为残忍的黑暗调教紧紧的吸引我的目光,也诱发出我最深层的残忍。快感在我体内蔓延,另一个我出现了,他要的不只是性还有感官刺激一种凶残,堕落,具支配欲的感官刺激。

  追求血腥的欲望驱使我冷静的走向男子背后。我脑中上演着一个影片,解剖死人的影片。

  当男子发现我存在而回过头来的时候,我的美工刀已经插进他的喉咙。软软的触感,放气的感觉由美工刀传来。

  影片中法医,由喉咙起刀,流畅的划到肚脐。我的手也照着脑中了影片做。
  就像是拉拉炼一样,一个有点卡住的拉炼,在我的用力之下还是拉到底了。
  我们两个人谁都没出声,一片宁静。

  他的肠子像是水龙头的水一样迅速大量的流出。男子跪了下来只手捧着流窜而出的肠子,一脸慌张的看着我。

  手上的感觉使我回过神来,欲望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惧,粉红鲁动的肠子上面还有红色的血丝,使我僵硬。

  但是在恐惧中我明显的感觉到一道门开了,他侵蚀着我的心,剧烈跳动的心脏慢慢的缓和。

  肝、胃、肺也流了出来,像是菜市场猪只的内脏一样。心脏,在这一叠东西上扑通、扑通的跳着。我眼中只有鲜红的内脏,而四周的黑暗开始吞食着我,原本火热的身体凉了下来。

  我只看到心脏像是青蛙的往我这一跳。

  在空中一震摔落,就重重的跌在肠子上一动也不动。

  停了,完全停了。

  人死了。我全身的感觉就像是刚刚睡起来的人一样,没有先前的激昂。
  熟悉的香味随着风送到了鼻子里,模糊的人影在地面摇荡。澄心,她还被吊在树上。

  伸手揽住她浮在空中的水蛇腰,另一只手逗弄着插在澄心尿道里的橡胶管。
  就像是摇杆一样,我将它左右摇晃着,澄心的身体开始因为痛苦而扭动了起来。

  她的阴阜早已湿润,稀疏的阴毛上有着水亮的光泽。而那条橡胶管在这一片黑草是这么的明显,吸口气我将它狠狠扎进澄心的尿道中直到碰到一个软壁。
  澄心也因为这个强大刺激而弓起身体,牝户也到靠到了我的面前。我伸出舌头细细品尝澄心毳毛的香味,牝户的味道。澄心特有的体相刺激着我嗅觉,使我更加卖力的吸吮。

  当我的舌头扫到她的尿道口四周的时候,插着的橡胶管被我拔起。温温的水涌了出来,我张大了口去迎接吸吮。温热是澄心的体温,火辣是烈酒的味道。
  直到在也吸不到任何一滴液体后,我才把澄心放了下。在我转换她的姿势好让她躺在我怀里时,她迷濛的说着:救我桦梳。

  摸着她柔顺的头发,欣赏着清纯的容貌,都让我感到满足。澄心现在是我一个人的了,我将是唯一占有她的人,不管是心还是身体。

  可能的话,我希望能亲自对她实行「膀胱酿酒」,只要一想到她那淡淡的柳眉紧紧的拧在一起,脸上痛苦的神色就让我感到兴奋。

  但是跟能让她在我身边的感觉比起来差远了,「膀胱酿酒」只是一个助性的花招。

  她眼睛慢慢的睁了开来,身体并没有我想像中的激烈挣扎。没有焦距的眼眸回复了原有的神采。

  「我???」

  我俯下身子轻咬她的耳垂。「放心吧,他不会再纠缠你了。永远。」

  「你???」

  「我想要你。」说着,我吻上了她的唇,彼此的舌头在纠缠着,在她的口内
  吻着她的锁骨、乳房和光华的小腹,白色的学生衬衫被压在澄心的身下,白色的胸罩垂在澄心那躺下也不减其高挺的小奶子旁。

  抓着穿有白色袜子的小腿,将她分开。掀起墨绿色的裙子,抬起了一条美腿使她从白色的内裤里穿出。原本压在头下的秀发因为我这一拉,洒在花色的床单上,被白衬衫和胸罩遮着的身体露出了一大半,掀起的裙子里是水亮的嫩屄,白色小内裤就这样挂在那浓纤合度的大腿上。

  而我正在急急忙忙的解着腰带。澄心看着我笑了,腼腆的笑颜加上泛满红潮脸颊,让我更加的猴急。

  她示意着我低下头来,一手解开我的釦子,一手排开了我那越帮越忙的只手熟练的解开我的裤裆拉下了我的内裤。她冰冷手指抓着我的阳具,使我不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螓首微抬,红润的樱桃小嘴使我忍不住的想要再品尝一次。在吻上的时候,我也顺势压下了身体。

  我的肉棒被一圈温嫩柔滑的肉紧紧的圈住,插到深处的龟头在她的花径里,她的膣肉急速的收缩,圈住了我龟头的沟,我整个肉棒好像被她的屄穴紧紧的吸住了。

  我只有用力的狠插,肉棒不断的在她的嫩穴里进出,让肉棒与膣肉不断的磨擦,澄心嫩屄随着我的抽差越来越湿润,由于水份过多,我可以清晰的声到噗哧噗哧!肉棒进出澄心小穴的声音。

  立起身子,看着澄心泛红的肌肤,使我忍住不住伸出手来抚摸。饱满有弹性的奶子正因为我的进出而上下摇晃着,光华柔顺的腰部随着我的抽插而左右摇摆澄心似乎也喜欢我的触摸,她挺起我触摸的地方使我的手和她的肌肤接触面积增大,我也用着抹地板的方式揉着她的滑嫩皮肤。

  慢慢的我视线由澄心的身体转到她的表情上,她满脸通红,眼里尽是迷濛,由哀怨的声线发出:嗯……哼喔……喔喔……嗯……啊……喔……的呻吟。
  我的手由她的奶子到小腹,再由她的小腹到她紧紧抓着床单的只手。

  澄心的呻吟声开始变成含糊不清呢喃,修长的两腿紧缠着我的腰部不停的抖动,嫩屄的嫩肉不停蠕动收缩吸吮着我的肉棒。

  我知道她高潮快来了,肉棒更加强力的冲刺她的嫩屄,她的阴户则是不断的向上挺,穴内强烈的收缩,好像要夹断我的让肉棒,又似乎要把我俩的生殖器融为一体。

  我立刻将我的肉棒尽根插到底,感受到大龟头大完全深入到她的阴道肉壁的最深处,龟头的马眼紧密的顶在她的花蕊上研磨着,刹时一阵滚烫热流由她的花蕊中狂泄而出,我的肉棒完全浸泡在她热滚滚又浓稠的阴精中。

  「呜~」她的脸像突然抹上了一层胭脂般的艳丽,空灵的只眼中出现水泽般的闪光,挺直秀美的鼻尖泛汗,鼻翼搧动着,张口吐气如兰,持续不断的高潮使得她缠在我腰间的两条修长柔滑的美腿不停的颤抖着,抽搐着,下体耻骨与我的耻骨顶得紧密扎实,紧夹着我肉棒的阴阜还在强烈收缩着,膣肉壁咬着我龟头的沟,吸吮着,圆润的花蕊与我的龟头撕磨着。

  我将全身重心压在澄心的牝户上,将我们的结合的生殖器抵到最紧,强烈的生理反应使她凸起的阴户不停的顶着我把插到尽根的阳具根部的耻骨,稀疏的阴毛与我相对浓密的阴毛猛烈的磨擦,使我感受到她的愉悦。

  高潮使澄心紧闭只眼摇着头嘴角咬着床单,只手不断的挣扎。而我则不断的撑起被她只腿缠紧的腰在重重落下。

  每次离开她的花心像小孩吃奶一样吸着我的龟头,进去时一股股浓精热流又喷在我的龟头上,一只修长的美腿更紧缠着我的腰,一股股阴精顺着我的抽插由肉棒的根部涌了出来。

  数次进出后,她的子宫颈再度紧紧的咬住我的龟头沟,花蕊内的阴精如潮水的喷上我的龟头,同时我滚烫的精液,也像山洪爆发一样,射入她的花心深处,与她的阴精溶合。

  「澄心……让我躺一下。」我射出了精液也射出了全身的力量,我无力的趴在澄心的胸口上。

  她的手从我手心抽了出来,放在我的背上和头发上,双腿也搭在我大腿上。
  在我要起身的时候她轻轻一按,示意我继续躺在她的身子上。

           ************

  看着他熟睡的面孔,澄心小心的爬起来。深怕任何一点小动作会惊动他。
  走到床前的桌旁,澄心拿起了水壶倒水在杯子里润润喉。房间里的冷风,让自己赤裸的身子打了个冷颤,同时也让自己想到了刚刚的激情。

  他触摸的地方是那么的火热,当他的压在自己身上的感觉是多么可以依靠,他的进出给自己带来了充实的感觉,更有着呵护的感觉。

  感到有温热的液体由自己的阴道流出,澄心连忙抓起一张卫生纸拭去液体。
  这让澄心想起他的精液进的自己体内的感觉,一股热流直冲自己内心的作深处,温暖的了自己,而自己也全心全意的去接受着他的热情。

  这是他对自己的爱液。一想到这里,澄心感觉到肚子里一阵的温暖,这个感觉让她停下挤出避孕药的动作。

  「你要保护自己」声音在心里响起,原本停下的动作又开进行。

  一个偶然,使澄心不小心按到遥控器。

        一则晚间播报出现在电视上一连串的字幕:

  今天晚上发生了一起惊人的凶杀案,地点是XX,凶手将被害人开膛剖肚。
  熟悉的地点出现在萤幕上。使澄心转过头看着躺在床上的桦梳。但却让她错过了一段文字。

  被害人不但被凶手开堂剖腹,面貌还被锐利的物品画过,致使员警无法辨认身份。

  坐在他的床上,澄心伸出手细细的顺着桦梳的头发。这就是他所说的「放心吧,他不会再纠缠你了。永远。」

  「怎么了。」他用迷濛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杀了人,却是因为自己。如果不和自己扯上关系。

  不,那种人不值得。

  「我……」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表情,我已经知道了他接下来的话。

  「那种人不值得。」

  桦梳的眼睛出然露出惊讶的神色,但很快的又换上了调皮的微笑。

  「澄心你真的变了很多。古板守秩序的澄心、淫荡可爱的澄心以及现在狡诈艳美的澄心。」

  让他伸出的首放在自己脸上婆娑。「那些都是属于你的澄心。」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