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334


           放牛娃与村里寡妇的荒唐事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家里兄弟妹多,在那个80年代,尽管计划生育搞的很严,但是还是每家每户都有至少2个孩子,农村人都喜欢男孩,女孩基本都是放养。现在想来,生那么多估计是避孕措施没搞好,总能怀孕,都说农村的女人很能生嘛!我家三个小孩,上面一个姐姐,一个哥哥,所以我在家基本不干什么事情,都是姐姐哥哥他们在做,我唯一能干的是,每天骑着个牛去野地里放牛。
  农村的孩子对于放牛并不陌生,就是找草多的地方,让牛吃个饱,然后带回去。所以我每天下午估计四至五点的任务就是牵牛出去放牛。我这个人长的不错,用农村的话讲,就是长的好看,以后能娶个花姑娘。

  春天的时候,地里一到下午寒气很重,我穿着棉袄,穿着布鞋,拿着一本书就出去了。还是像往常一样,把牛牵到草多的地方,找一个干燥的地方坐着看书了。因为牛是直脑经,一条草,牛不吃到头是不转弯的。但是春天的草太少了,往往牛吃到一会就没了,只好找庄稼边上的沟里去吃,那里离田近,土地肥沃,草长的茂盛点。春天里农田里人少,不到四、五月份根本忙不起来,偌大的田地里,隐隐约约就看到几个人影而已,这个季节正是小麦生长的时候,大家施完肥就基本没事了,最多也就是割割杂草。性吧首发

  正在我看的聚精会神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哟,未来的大这么专心呢,还看书呢。」

  可能看的太入神了,听到这声音,顿了一下,连忙台头,「李嫂,割草呢?
  瞎看而已,打发时间!「说到看书,我忘了提了,我现在初二了,已知人事了。

  「村里就几个孩子读书,就你成绩最好,又长的好看,以后肯定能娶个城里好看的媳妇」

  我嘿嘿的傻笑着。

  李嫂其实是一个不错的女人,小的时候我虽然不知道女人何为美,但是自从李嫂嫁到我们村组那会,我就知道,她是一个很有女人味的人。她结婚的那些时候,我天天吵着老妈带我去她家看彩电,其实就是去看看她,我很喜欢她丰满的身材,挺挺的胸部,圆挺的屁股。那时候她看我来,就给我塞糖吃,我都不敢看她。

  我的人生的第一次性幻想也是源于李嫂,我觉得她应该是我的性启蒙师。事情是这样的。一年夏天下午,大家都去地里干活去了,我一个人闲在家里闲不住,就去村里瞎溜达,突然想起李嫂来了,然后打算取她家去看看她,顺便聊聊天,和李嫂聊天我心情会很舒畅,尽管只是只言片语,可能源自少年骚动的心!走了半个村,也没见几个人,都是小孩,来到李嫂家里,往里一看,没看到有人在家,有点失望,就在墙与墙的阴凉出坐下来,打算休息一下再回家,这夏天太热了。
  突然,我听到女人的声音,很小,很痛苦的样子但是又很享受的声音。好像从屋后的传来的,我轻轻的走了过去,以为谁掉厕所里了,走过去一看,我惊呆了,我看到我从来没见过的一幕!李嫂正闭着眼睛在颤抖着,脸红扑扑的,嘴里还「嗯、嗯、嗯」的轻哼着,我一下激动起来了,李嫂正在厕所手淫,我在上初一的时候,生理课学习过,一下子我的下面就挺了起来。「快来我,谁来插我,插我」李嫂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性幻想世界里。她的呼吸变的很急促,丰满的胸脯起伏的很快,雪白的颈脖扬的老高,两只手在胸前揉搓着,很是享受的样子。
  我此时的脑子也是乱哄哄的,心扑通的跳的很快,两只脚却鬼使神差的向李嫂移了过去,我知道,我心里一直喜欢的女人正在我面前手淫,这是我对她释放情感的最好时候。性吧首发等我来到厕所门口,沉浸在兴奋中的李嫂似乎直觉到有人,赶忙就提裤子,抬头看到是我,似乎舒了一口气。

  「原来是你啊!吓死我了!」

  「李嫂,你在干嘛呢?,你不舒服吗?」

  说完,让我吃惊的是,李嫂又把裤子脱了蹲了下去,「上厕所呢,你来上厕所?」

  「是啊,我憋的尿急,来上厕所」

  「没事,你就在旁边上,我是你嫂子,年纪比你大,没事的」说完,指了旁边的一块小地方。以前农村的厕所都是土坑,脚踏黄河两边的那种,所以蹲下去,下体就暴露的很开。

  我支吾了两下,就半托半就的解开裤子蹲了下去。可能小弟弟挺的太猛,露馅了,我连忙捂住顿了下去。顿时,我感觉周围一片寂静,只听到我和李嫂的呼吸声音。

  小小的茅坑里,空气很闷热,同时一股骚味袭来,我知道那是从李嫂那边飘来的。我本来无尿意,加上小弟弟硬邦邦的,更难尿出来,就这样蹲着。

  我看李嫂没说话,偷偷瞄了一下,我看到她正瞅着我的小弟弟。我脸又一次通红,因为我的小弟弟一直这样硬邦邦的戳着,她完全看的入了迷。

  我咳嗽一声,李嫂感觉到我再看她,脸更红了,低下了头。此时的她,更加的迷人了。可能是荷尔蒙的分泌,我的意识开始骚乱。

  「嫂子,刚才你不舒服吗,我看你很痛苦」

  李嫂沉默了一下,说,「嫂子下面很痒,你能帮嫂子看看吗?」

  我在课本上看过女人的小穴,但是从没看过真正女人的小穴穴,顿时全身紧张的发抖。性吧首发

  「你就看看,有没起包包就行,我好回去插花露水!」

  我知道李嫂故意让我去看的。

  「好吧,嫂子,你把屁股撅起来」

  李嫂转过身,背对着我,顿时,我感觉眼前一片雪白,白嫩的屁股,中间一条黑缝,大大的阴唇张开着,就像小鱼的口一样,张张合合,里面确实粉嫩粉嫩的,很是动人。我彻底被她沦陷了。

  「怎么样?」

  「很美,不是,不是,没包包……」我变的语无伦次起来。

  「帮我用手摸摸,有点痒,摸一会就可能不痒了,我摸不到地方」

  我顿时激动的,这正是我想要做的啊!老天对我太好了。

  我颤抖着伸出小手,微微的摸了过去,李嫂也开始颤抖起来。

  李嫂下体的骚味越来浓厚,我看是把脸凑的很近,李嫂的小穴里面开始泛着小水,她的呼吸开始变的急促起来,「啊,舒服,快点揉嫂子的逼逼,好痒,快点,小华」。我的小名叫小华。我于是更加卖力的揉搓起来,李嫂的呻吟更大,她自己用手把自己的嘴捂了起来。「痒的厉害,我的亲侄子,你再快点,再快点。」
  「好」我也兴奋到了极点,我知道,这已经是男女之间的性事了。

  突然,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握住了我的小鸡鸡,我一看,是李嫂的白嫩的小手,我长吸一阵冷气。她也开始撸起我的小弟弟来,我很舒服,真的。

  可能空间太小,再加上空气中一股骚味,我和李嫂彻底沉浸在相互的愉悦中。
  「快进来,把小弟弟插进来,华华,让它进来!」

  我彻底无语了。头轰的一下,就答应了。

  我拿着硬邦邦的小弟弟,就对着李嫂的张开的小穴插了进去。

  「啊,好舒服,太舒服了,真紧实,插我,快插我」我觉得李嫂此时疯了,我也觉得自己顿时丧失了理智,只知道一个劲的往前冲,太舒服了。

  「啊,啊,啊,我不行了……」李嫂发出痛苦并快乐的声音。我也加快冲撞的速度。

  「华,我的华,你太厉害了,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啊,啊,啊,啊,我要射了,啊,啊……」

  李嫂突然颤抖着,没声音了,我直感觉到我的小弟弟一阵热,我变的更兴奋,加快速度,我知道我也要射了,我曾经有过手淫的经历,我插到极致的时候,把了出来,射到李嫂的雪白的屁股上了,我知道,射到里面李嫂会怀孕的。

  过了大概十分钟,李嫂恢复了清醒似乎。

  她用手纸随便搽了一下屁股,提起裤子。

  「这事不要告诉别人,这事我们两之间的秘密,好吧」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

  从这事以后,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能梦见李嫂那的情景。

  回到文章前面的一幕。

  「想什么呢,小华?」

  「没事,嫂子」

  我们两个相顾无言,似乎都在回想什么,可能是一种曾经有过肌肤之亲的亲切感。此时觉得李嫂特别的好看。

  李嫂终于低下了头,环顾了一下周围,见没人,说:「把牛栓上吧,陪嫂子闹会磕」。

  「好,等我一会,我找了一个草多的地方,把牛栓在一颗比较粗的小藤子上。」
  牛栓好了,我走到李嫂旁边坐了下来。突然李嫂躺了下去,望着天空,沉默着说:「天真蓝,真干净,你看那云,像棉花一堆堆的,要是能躺在上面多舒服。
  你说人能像那云一样,自由自在的飘着多好,没有烦恼!「李嫂突然多愁善感起来,我知道,那是她生活不如意,感慨罢了。

  这些年来,虽然我在外学习,寒暑假回家,偶尔见到李嫂,总是感觉到她闷闷不乐的样子。性吧首发

  「嫂子,你以后的生活会像这云彩一样,多姿多彩的!」

  「是嘛,呵呵」

  李嫂笑了起来。「等你考上大学,得让你嫂子也去城里看看那外面的世界。
  「会的,等我城里有了房子,有了钱,我带嫂子去城里玩玩!」「真好,真好……」李嫂呢喃着。

  「在学校很辛苦吧,来,去那边的草垛那,嫂子给你揉揉脑」说着,李嫂坐了起来。

  「不好吧,让人看了多不好意思」

  「知道害羞了啊,嫂子的身体你又不是没见过,怕什么」说完,拉起我的手,向那稻草垛走去。坐下后,直接把我头抱了过去。

  一股熟悉的气息,让我一阵温馨。李嫂的身体有一种奶香,全身都是柔软的,她不是那种精瘦的女人,胖瘦恰到好处。我感觉到李嫂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动。

  「想嫂子了吗?」揉了一会,李嫂开口说道。

  「想,天天想,自从那次之后,我就忘不了嫂子了!」「哎,冤家啊」说完,李嫂把我的手拉向她的乳房,我的意识开始变得凌乱,手开始不由自主的摸了起来。李嫂的乳房很柔软,而且乳头一碰就坚挺起来,摸起来手感非常的好,让我沉浸到一种儿时的性福当中。李嫂开始闭着眼睛呻吟起来,她的手也开始探开我的裤裆,握住了我的小鸡鸡,我也趁势用嘴吸起李嫂的乳头来。

  「啊,真会吸,吸的嫂子好舒服,快,摸嫂子的下面,痒,痒……」我另一只手也开始忙碌起来,解开李嫂的裤子,一把就伸了进去。李嫂的下面早就湿乎乎的了,黏黏的,那种骚味又来了。我知道,李嫂是个性欲旺盛的女人。

  「亲侄子,快点帮嫂子搓搓下面,太痒了,用手指使劲的弄弄?」「手指?」
  我顿时明白,李嫂平时估计经常滋味,手指是她小肉穴的常客。

  我探出一支中指,粘了点肉穴流出的淫水,慢慢的探了进去。李嫂的阴道还是挺紧的,把我的中指圈的紧紧的,我开始慢慢的一进一出的抽插起来。

  「啊,亲侄子,你真会弄,嫂子最喜欢你了,知道你疼惜嫂子,快,快,加快,让嫂子更舒服一点。啊,我的亲人啊,真舒服,啊,啊啊,……」李嫂开始轻轻的叫唤起来。春天的田里,太空旷,李嫂的叫唤声反而显得周围更加的寂静。
  这是一个美好的时刻。

  看着李嫂这样的陶醉,我也开始昏了头。

  「嫂子,我喜欢你,我爱你,我要得到你。」我把李嫂抱的更紧,使劲的干着。

  突然,李嫂推开了我的手指,趴了下来,一口含住了我的硬邦邦的小鸡鸡。
  「啊,真好吃,真大,真硬,亲侄子,你真是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李嫂的话说的我听不明白,我以后这是他的淫欲呓语。我也抬起头,望着天空,享受起来。

  「嫂子,好舒服,你真会弄」

  「嫂子好吧,用手从屁股后面插嫂子的小逼逼,看,都流好多水了,啊,啊……」我于是又用手指帮嫂子,插弄起来。

  嫂子一会吃着我的小鸡鸡,一会痛苦的忍受着,一会又很陶醉。

  「舒服,真舒服,亲爱的,你真会弄,来让你的小宝贝进来,让它给你骚骚的嫂子止止痒」「好,嫂子,我来啦」

  我把嫂子推倒在草堆里,分开他的双腿,嫂子的下面水流不止,黑黑的阴毛黏糊糊的,那鱼嘴一张一张的,整个肉穴很是饱满,水嫩嫩的,正在期待着什么。
  「我来了,嫂子。」

  我稳住李嫂的屁股,把硬邦邦的鸡巴,对准她的嫩嫩的小肉洞,直直的挺了进去。

  「啊,真满实,好大,好热,好舒服,快动动,插死我吧,我的亲人啊……」
  李嫂带着哭腔似的开始呻吟起来。

  我抽抽插插,两百次后,我把李嫂翻过身,让她背对着我,我从后面又插了进去。

  「啊,好久没这么舒服了,快,揉嫂子的奶子,插深点,啊,啊,受不了了……啊……」李嫂的阴道太紧了,插的我一阵舒爽,想射了。

  「嫂子,我要射了,太舒服了,你舒服吗?」性吧首发

  「舒服,再快点,我也要射了,娘啊,太舒服了,啊,啊,太快了,啊,啊,受不了了……」我感觉到李嫂的阴道一阵紧缩,她的双腿夹的我的腰很紧,开始颤抖起来,我的龟头一阵热,「嗷,嗷,啊……」我知道肯定是李嫂射精了。
  我疯狂的加快了速度,又是冲刺了两百下,我也彻底的释放了,在李嫂那白白嫩嫩的屁股上。

  乳白的精液顺着李嫂的屁股沟留了下来。

  我们两个筋疲力尽,倒在草垛里喘着粗气。

  过了十分钟,我们两个平静了下来。

  「以后嫂子的身体是属于你的,你想什么时候用,嫂子都可以给你」「谢谢嫂子,嫂子你真好」

  「以后没人的时候,咱俩一起的时候,叫我静儿」原来嫂子叫李静,只是我一贯一直嫂嫂的叫着,竟然到现在才知道她的真名。

  我迟疑了半刻,「好的,我的静儿」

  我俩哈哈大笑起来。

  李嫂摸了摸胯下,满手的精液放在鼻子闻了闻,一脸幸福。

  「我该回去洗洗了,免得他发现。记住,这是我们的秘密,别忘了嫂子!」
  我又是使劲的点了点头。

  我俩穿好衣服,分开了,我还得放牛,嫂子回去了。

  望着嫂子的背影,一阵依依不舍,真希望下次早点到来。

  接下来的一段日

子,我和李嫂又有过几次亲密的接触。

  转眼间,寒假结束了,我得回学校去了。

  走的那天下午放牛,我又见了李嫂,但是那次我们没有,只是那样静静的坐着,看着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

  李嫂总说她不会生小孩。最后得知,他丈夫是个性无能,至今他们没有小孩。
  而我们两人之间的荒唐至今也没人知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